886868九五之尊vi > 搞定市长夫人:桃运官路 > 第131章 大领导千金

第131章 大领导千金

        马英杰拿起手机看了一眼,这是秘书的习惯,要看清楚是谁的电话,才能选择用什么样的语气,早晨那么迷糊地接电话在马英杰的秘书生涯中还是第一次呢。xiaoshuozu.com

        手机号很陌生,马英杰还是按下了接听键,一个声音快速地传了过来:“你在哪里呢?”

        马英杰一时间想不清楚这是谁的号,又是谁这么熟悉地问自己,便随口说:“我在去医院的路上。”马英杰刚一说完,对方竟然挂了电话。马英杰便想,这可能是打错电话的人。

        车子快到医院门口时,马英杰突然对小周说:“先去花卉市场吧。”小周听话地把车转向了花卉市场,马英杰下车去了花卉市场,小周本来想说让他去买,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这领导要送人花卉,肯定很讲究的,他万一弄错了,很容易给领导造成不好的影响。这也是父亲叮嘱过他的事情,有的事情可以代领导效劳,有的事就必须守口如瓶,而且能不要说话的地方,千万不要说话。言多必败,祸从口出。这些话尽避谁都明白,做起来却不是那么容易的一件事。当然了,跟在领导身边,眼力劲很重要。所以小周就得不停地捉摸,什么时候,他该问马英杰,什么时候他不该替马英杰办事。这磨合期就得格外小心翼翼,等他了解了马英杰的习性后,自然会轻松得多。

        马英杰在花卉市场转了一个圈,送什么花给司徒兰呢?他只知道司徒兰喜欢兰草花,对于别的花,他还从未听司徒兰提起过。转了半天,他想还是挑兰花吧,不管怎么说,司徒兰名字中带着“兰”字,送这样的花,总能体现出他的良苦有心了。这送礼嘛,只要心意到了,只要对方明白了用意,才是最佳的礼物。于是,挑了一盆开得正旺的紫色春剑,除了送花花草草外,怕是没有别的东西可以打动司徒兰的了。

        马英杰抱着春剑往车上走的时候,小周老远便迎了过来,接过马英杰手上的花,小心翼翼地抱着春剑往车子后备厢走去。

        马英杰盯着小周的后背看了几眼,愈发觉得小周挺机灵的,这小伙子会是一个很不错的司机,更会是他很得力的帮手。在县里工作,司机还是很重要的,他这个级别,还没有专职的秘书,天天跟在身边的就是司机了。

        小周把车子开进医院大院时,把车停稳后,从前面走了出来,先替马英杰拉开了车门,接着去了后备箱捧起春剑交到了马英杰手上,他没有说要和马英杰一起去看司徒兰,马英杰也没主动让他去,不过这小伙子确实很聪明,似乎对与领导相处很有度数以及拿捏得极到度数一般。

        司徒兰住的病房是高干病房,独立的套间不说,还有特级护士服务,马英杰还专门为司徒兰请了一位二十四小时不离身的特护。当马英杰敲门时,特护开了门,司徒兰一见马英杰,愣了一下,很快兴高采烈地说:“你小子算有良心的,还记得来看我。”

        马英杰一边把春剑往司徒兰床头柜上摆,一边说:“兰姐,确实是太忙了,对不起。”

        “哇,你怎么知道我喜欢紫色?”司徒兰扫了一下春剑问马英杰。

        “我,我猜的。”马英杰的脸红了起来,他确实是歪打正着了。他想紫色代表高贵,司徒兰在他眼里就一位高贵的红二代加白富美,这样的人,当然得配紫色了。没想到,司徒兰还真的喜欢紫色。

        “这里来坐。”司徒兰发现马英杰越来越可爱了,有意逗他,要他到他的病床上坐。

        一旁的特护知趣往门外走,马英杰的脸涨得更加通红,司徒兰却在这个时候哈哈地大笑起来。

        “兰姐,谢谢您。”马英杰有意对司徒兰说着客气话,用来掩饰他的窘态。

        马英杰的话一落,门外有人来了,他听到特护在问:“你们找谁?”

        “让我进去。”一个女孩的声音响了起来,接着好象是苏晓阳的声音跟着响了起来:“大家要找人在里面。”

        马英杰一愣,快速地站了起来,司徒兰没说话,任由马英杰往门外走。

        马英杰出门一看,还真的傻眼了,孟思思居然和苏晓阳站在门外。孟思思一见马英杰,赶紧笑着迎上来说:“我可找到你了。”

        苏晓阳老大不情愿地看了一眼马英杰,又是那种阴阳怪气的声音说:“看来转正的二秘就是吃香。”

        马英杰没接话,孟思思却不满地说:“晓阳哥,你说话怎么就这么难听呢?他可是我的救命恩人,我不许你这么说他呢。”

        “好,好,好。我不说了。”苏晓阳上来亲密地拥住了马英杰的肩头问:“怎么在医院来了?害大家一阵好找。”

        马英杰竟哑口无言,他该怎么回答苏晓阳的话呢?又该如何先容司徒兰呢?可恰在这时,司徒兰在里面说话了:“傻小子,是谁来了呢?带进来啊。”

        马英杰的脸又一次涨得通红,苏晓阳也奇怪地看着马英杰,这谁啊?这么亲密地喊马英杰。可孟思思就老大不乐意了,这女人和马英杰好亲密啊,会是谁呢?不过她倒是很好奇,也不管马英杰同不同意,径直往里闯。

        马英杰急了,赶紧跟在孟思思后面进了病房,苏晓阳也随着马英杰进了病房。

        孟思思这张粉嫩的脸,这身夸张的打扮,还有司徒兰所没有的青春朝气迎面撞击而来,一股说不清楚道不明白的不爽感升腾而飞,她斜眼看了一下马英杰,见马英杰一脸的紧张,便不明白马英杰怎么会见了这个女孩有紧张感呢?只是马英杰越是这样,越令司徒兰不痛快,不冷不热地问马英杰:“这两位没有礼貌的人,不会是你的朋友吧?”

        “谁没礼貌了?”孟思思不满地瞪了司徒兰一眼。

        马英杰赶紧给苏晓阳使眼色,意思是让苏晓阳带孟思思离开。可苏晓阳不知道是故意让马英杰难尴,还是看不懂马英杰的意思,根本就没接马英杰的招。

        马英杰的这个小动作当然没逃过司徒兰的眼睛,她猜马英杰很怕这个女孩,于是更加故意地说:“当然是你没礼貌啦。你爸妈没教过你,进入别人的房间要敲门,敲完门后,还要征得对方的同意,才可以进来。要是不懂的话,阿姨今天就教你进入别人房间的基本礼节。”

        “哼,你够资格当我的阿姨吗?我没礼貌了,你又能拿我怎么样?我不是来找你的,我是来找他的。”孟思思也没大没小地顶撞着司徒兰,从小到大,还没人这么教训过她呢,再说这可是她爸的地盘,在她爸的地盘上,居然还有人敢让她喊阿姨,而且还这么训斥她。

        “马英杰,赶她走。”司徒兰再也忍不住怒火,指示马英杰让孟思思走。

        马英杰想去拉孟思思走,可偏偏苏晓阳不知趣地说:“你算老几,你让大家走,大家就要走吗?”

        马英杰急了,这个苏晓阳被孟成林惯得不知天高地厚。他居然就看不见这是高干病房,他居然就不用脑子去想一想,住进这种病房的主,不是一般的人。

        “滚。”司徒兰不再看苏晓阳和孟思思,直接吐出了这个字。

        马英杰赶紧去推苏晓阳,孟思思的脸也是一阵红,接着一阵白,最后涨得通红,可她也如苏晓阳一样僵硬地站着,半点不肯退让。

        “兰姐,别生气,我马上带他们走。”马英杰推不动苏晓阳,赶紧转过身去拉孟思思,一边拉一边说:“思思,对不起,你先到楼下等我好吗?我一会儿就下来。”

        孟思思也不是那种给了台阶不知道下的人,再说了,马英杰这么为难的人,绝对不是一般的角色。于是撒娇地说:“那好吧,你可要快点下来哟。”说完,孟思思迅速转身往外走,苏晓阳见孟思思撤了,也只好跟在孟思思身后往外撤,临走还不忙狠狠瞪了一眼司徒兰。

        “什么东西。”司徒兰气冲冲地冲着门口骂了一句。苏晓阳停顿下来,马英杰又急了,赶紧跟了出去,把苏晓阳往楼下推着,可苏晓阳却咽不下这口气,还想回头找司徒兰理论一番,孟思思却说:“晓阳哥,你还嫌不够丢人现眼的吗?跟这种人有什么理论的,大家走。”

        苏晓阳这才跟在孟思思身后往电梯旁走去,这时,司徒兰在病房里喊:“马英杰,马英杰,”马英杰赶紧往病房里跑,“这两人是谁?”司徒兰气得脸色发白。

        “兰姐,真是对不起。兰姐,你莫生气,是我的错,是我不对,是我不该把他们引到医院来,让兰姐生气,你要骂就我吧,别查他们,好吗?”马英杰一边说一边赶紧走到司徒兰身边替她捶着后背,马英杰的这个动作,或多或少地让司徒兰有些意外,马英杰的这个动作也确实让司徒兰有一种感动,是啊,她真要去查这两个人的话,也显得她太小家气了,再说了,那个女孩一看年龄就不大,她值得和一个小泵娘过不去吗?传出去,让人笑语。她司徒兰是什么人,在北京城好歹也算一名大姐大,犯得着在一个小城市计较这群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主吗?

        小提示:电脑访问进www.xiaoshuozu.com  手机登陆m.xiaoshuozu.com

  /shu/8542/3988712.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