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搞定市长夫人:桃运官路 > 第141章 夫妻变仇敌

第141章 夫妻变仇敌

        苏晓阳变得越来越狂暴。小$%^说^族^文*学$网老婆最终放弃了挣扎。第一次她有了被人用强的感受,这是一种屈辱。而这种屈辱竟来自于自己最熟悉的丈夫,这个几年来一直冷漠她,却在外风流快活的男人,此时却像条疯狗一样撕杀着她,掠夺着她。她那么地惊愕,也那么地无助。这一刻她完全不认识在身上翻腾的这个男人,这个自己曾发誓要无比深爱的男人。

        她和他曾经也算一对金童玉女,曾经风光地引领着同学、朋友们的艳羡,可现在,她爱他吗?她发现爱是个很茫然的词,特别是在现在,她的爱茫然得一塌糊涂。没有那一种茫然,比在同一个时刻经历两个男人的柔令来得更具体,更透析的了。

        她最看重的其实是婚姻。在女人这一生中,没有谁不认为婚姻的成功是人生最大的成功。她当初嫁给苏晓阳时,认为她的婚姻是天底下最幸福的婚姻,是最真实又而最实惠的婚姻。她不喜欢裸婚,在她的世界里,打拼是男人的事情。特别是对于她这种有着天姿国色的女人,就应该享受着男人的成功,享受着男人的呵护和无休止的宠爱。柴米油盐的婚姻,不属于她。只属于那些长相平平的女人,她们需要靠双手去赢得她们的爱情和婚姻。这是没有理由也是没有道理的一种道理,上帝给了女人美貌,就等于给了她无限享受的权利。

        这是她的理论,也是她的人生。只是当她的身体从一个男人胯下转到另一个男人胯下时,她有的只是彻入骨髓的悲凉。她只想享受爱情,只想快快乐乐地活好每一天。难道她错了吗?她才三十多岁,她不想独守空房。可苏晓阳却偏偏让夜夜独守空房,她刚开还闹,后来不闹了,特别是遇到这名小男孩后,她更不闹了。有没有苏晓阳,对于她来说,已经不再重要。可是当一种复杂翻江倒海地扑向她时,爱与被爱,婚姻与过日子全部混淆在一起,在她的身体里不断地翻腾。她找不到方向,找不到通往结局的路。那种带着使命般的背叛成就了她,也毁灭了她。她第一次如此厌恶起自己,如此厌恶那张被无数人夸过的脸。

        她有过愧疚,有过不安。可那个小男孩的出现,如魔鬼一般,让她心甘情愿地给小男孩钱花,给他做饭,给他洗衣,甚至家里有任何好吃的东西,她都会在第一时间内想到这个小男孩。她知道自己疯了,可她却控制不住自己,她太需要小男孩来填充她的寂寞,她的一切,甚至是对苏晓阳的报复。

        现在,这个正在狂野冲击她的男人,自己的丈夫和爱人,突然变成了一个她并不认识的陌生人。一种害怕,一种丢失,在这样的时刻,严严实实地裹住了她。她在片刻的绝望后,努力地调整着的身子,她想去迎合他,去接受他,因为她曾经爱过他。

        没有哪一种爱会这么尴尬,这么孤寂。

        她的身子开始放开,开始被唤醒,她努力克制自己不去发出那种声音,努力控制自己不去抓住身上这个男人。她开始觉得自己的身子像是在一条船上,随着波浪摇晃,一股暖流从最下面往上漫延,渐渐化作电流在体内奔突。一种来自于身体的快感,那么真实,那么确凿又那么傲然地降临了。与一个小时前,那个小男孩所带给她的直觉完全不一样,而这种泾渭分明的不一样让她倾刻间无比清醒。这种清醒却让她难以承受,更难以取决。泪水如决堤的海,汹涌而来,怎么也挡不住。一股又一股的冰凉横扫着她,她再一次闭上了双眼,任浓墨一般的黑,封锁着她的一切想念。

        一滴冰凉落在了苏晓阳的身上,他打了一个冷颤。又一滴冰凉砸了过来,接着是更多的冷气往他身子里灌,巨大的惊恐迎面而来,他颤栗着,身子不听使唤地从老婆身上滚了下来,落在地板上,发出了惊涛骇浪的巨响,当然这种响声除了苏晓阳,没有人听得见。

        苏晓阳气急败坏,他这么粗暴的行为竟然让身子底下的妻子有了以前没见过的快感,他不知道是他的最大失败还是最大悲哀。他处处同马英杰比,事事想压住马英杰,可是,可是,他到头拥有了什么呢?

        这女人还在沙发上仰着,这女人还在用一双泪眼看着自己,苏晓阳突然有了一种厌倦,对自己,对女人,对这个家,甚至对他一度崇拜的老板。

        苏晓阳突然很想哭。

        可是女人却偏偏在这个时候说话了:“大家离婚吧。”

        “你妈的个-----”苏晓阳又忍不住骂脏话,要离婚也是老子提出来离。

        “你个不要脸的女人,给老子滚,滚,马上滚。”苏晓阳痛苦地抱住了自己的头。

        而这个时候,何阳、何娜已经把马英杰和孟思思扒光了,孟思思倒还好弄,任由她们脱着衣服,嘴里咕嘟着,何阳、何娜也听不清是什么,她们也没兴趣想听清楚是什么。只是苏晓阳吩咐过,不能伤着这个女孩,她们在脱光她的时候,尽量显得特别地轻柔,倒也没让孟思思有什么异样。可马英杰就有些难弄了,脱光容易,要把马英杰翻成压在孟思思身上的样子,又不让孟思思醒过来,这一对姐妹花,还真是拿出了吃奶的力量,一人抱马英杰的上身,一人抱马英杰的身体,马英杰还时不时扭动着,发出:“不要弄我,不要弄我。”的声音,吓得她们浑身是汗,生怕马英杰酒醒了,发现了她们。她们是费了好大力气,把马英杰弄到了思思上面,可一放手,马英杰又滑到了床上。不过,她们还是抢拍了好几张她们需要的照片。在弄思思时,就容易得多,思思摆在马英杰上面的照片,她们就任意拍了一个够。

        拍完这些照片后,何阳、何娜替马英杰和孟思思盖上了被子,悄然溜出了吴都大酒店。

        何阳给苏晓阳打电话说:“老大,照片拍完了,大家现在过来交给你好吗?”

        苏晓阳醒了,从一种情绪中醒了。

        “妈的。”苏晓阳骂了自己一句,“什么东西。”继而对何阳、何娜说:“照片不要泄露出去了,我马上来拿。”说着,一件一件套好衣服,看也没再看老婆一眼,拉开门冲了出去。

        苏晓阳的老婆名字叫林燕,她显然听到了电话,赶紧也穿好了衣服,偷偷地跟在了苏晓阳身后,既然她和他已经撕破了脸,既然她已经开口说出了离婚两个字,她还是拿到他更多的把柄有利一些。

        这一对惜日以为可以互敬互爱的夫妻一前一后地出了门,可马英杰和孟思思却还在沉睡。

        马英杰先醒的,他的眼睛睁开时,第一感觉是自己怎么到了酒店呢?是小周送上来的吗?可是这感觉还没持续一分钟,他就惊呆了,他身边竟然躺着孟思思,他赶紧掀开了被子,天啦,他赤裸着,孟思思也赤裸着。

        孟思思的睡相可真是难看,嘴巴微张着,嘴角边流着口水,可她的身子却美极了,那一对耸起的山峰,此刻间安静地侧卧着,一支乳头被压着,一支乳头红杏着,散发出少女特有的芬香。那小腰凹陷着,倒把屁股突现得浑圆,滑溜。

        马英杰想闭上眼睛,想不看,想推醒孟思思,可他却伸出了双手,竟然落到了孟思思身上,从她侧卧的大腿一直往上摸着。他的双手颤抖着,那少女光华而又丝绸般的皮肤在他的手掌心里一寸一寸地滑过,他忍不住低头去嗅着思思身上的气息,尽避她的身上还散发着酒味,可那股他想象过无数次的体香气息还是迎而撞击而来,他在这一刻忘了思思是谁,他也忘了自己是谁,他忍不住朝着思思的身体压了上去。

        孟思思被马英杰压醒了,她睁开眼睛的那一刻,一张男人的脸落进了她的眼睛里,那张渴望的脸,那双被欲火烧得通红的眼睛,那么直接地对闯进入了她的目光中,她似乎被炉火烫着一般,倾刻间生痛起来。她不由“啊”地一声惊叫着,本能地把马英杰往一边推。

        马英杰也看到孟思思突然睁开的眼睛,那一双眼睛里充满了恐惧,他的酒,他的欲,他的生理本能一下子被退潮的海潮一般,他跌倒在床下,一阵疼痛让马英杰苏醒了更快了,他迅速地抱起衣服往洗手间里冲。

        孟思思一下子坐了起来,她竟然一丝不挂,天啦,她这是在哪里?她怎么就来到了这里呢?那个男人是谁?

        洗手间传来流水的声音,孟思思努力地想着。她的酒醒了,她的头接着痛了起来,她记起来了,她和马英杰一杯接一杯地在喝酒,这个男人是马英杰,这个男人是她要灌醉的马英杰,她为什么想灌醉他呢?她难道就不想有刚刚的那一幕吗?

        思思的脸红了起来,是马英杰,刚刚扒在她身上的人是马哥哥,她的反感变成了惊喜,手不由往下摸了一下,他进过这个地方吗?她真的和他身心合一了吗?可是这个地方似乎还完好无缺,她把被子掀了起来,床单上一片洁白,什么都没有。

        小提示:电脑访问进www.xiaoshuozu.com  手机登陆m.xiaoshuozu.com

  /shu/8542/3988722.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