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搞定市长夫人:桃运官路 > 第166章 断臂之痛

第166章 断臂之痛

        刘局长一颤,这个苏晓阳怎么这么幼稚呢?都什么时候了,还对孟成林抱着幻想?

        “苏兄,听哥的话,好好为自己留一条后路。小-说-族-文-学-网(尒説蔟)多的话,我不说了。你走着瞧吧。”说着,刘局长主动挂了电话,他知道如何继续劝苏晓阳,他会很反感的,点到为止。再说了,响鼓不用重捶,苏晓阳是聪明人,相信他会有所衡量的。

        这一夜,苏晓阳无法入睡,孟成林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一笑一怒都在他的大脑里闪了一个遍。

        而这一夜,孟成林也是久久无法入睡,断掉自己的一条手臂,那是一种怎样的痛啊。不断呢?不断会是什么的样的一个后果?让女儿思思白白被陷害一次?让思思带着这层阴影回到他国的学校里吗?

        孟成林这一次觉得心真的痛了,他太失败了。他一直和罗天运争斗着,一直想挤走罗天运,没想到就连罗天运的秘书都成了他现在应该去相信而且不得不相信的人。马英杰和思思没有任何的关系,他让院长偷偷检查过思思的身体,思思还是个女孩子,可思思却爱上了这个一直在他眼里不起眼的傻小子。

        孟成林不甘心就这样被打败,他甚至想,他还得再给苏晓阳一个机会,只要他肯承认错识,只要苏晓阳不再这么张扬,他们还会有机会重新赢一回。

        孟成林是怎么睡着的,他也不知道。当晨曦透过窗台爬进病房里,孟成林醒了,他翻身下床,女儿思思还在睡梦之中,他轻手轻脚地洗漱完毕后,就去了苏晓阳的病房,他是该去看看苏晓阳了。

        孟成林推开病房里,病房里却没有人。孟成林一惊,这小子不是被砍伤了吗?他查过,苏晓阳确实是被人砍伤了,但是这人肯定不是马英杰,至如是什么人,孟成林不清楚。

        孟成林愣了一下,就掏出手机给苏晓阳打电话,电话却显示不在服务区。这小子又去哪里玩了?带着伤,他能去哪里呢?

        孟成林站了一会,就离开了病房。等他再回到高干病房时,思思已经醒了,思思的伤口好多了,不再如昨天那么疼,可是她还是没收到马英杰的任何信息。

        孟成林进到病房时,思思正盯着手机发呆,孟成林看着女儿这个样子,心酸了一下,他想说什么,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他真没想到女儿这一次是真的动了感情。感情这事,一动,想回来就不那么容易了。他是过来人,虽然他是男人,倒还是懂女人心理的。

        “爸,”思思对着推门进来的孟成林喊。

        孟成林“嗯”了一声,走到床边对女儿说:“爸知道你想什么,可是有的事情是不能去想的。你好好养伤,你妈今天就会回来陪你的。”

        “爸,你把我的事告诉我妈了?”孟思思盯着孟成林问。

        孟成林点了点头,没说话,他一个做父亲和女儿谈感情的事,总有些不好开口,于是他便让妻子从香港回来,和女儿好好谈谈。

        孟思思看着孟成林说:“知道了,就知道了吧。但是爸,照片的事,马哥哥真不知道,我和他,大家-----”孟思思说不出口,脸涨得通红。

        “思思,别多想了。我没怪马英杰什么,我也知道照片是苏晓阳搞的把戏,他也不是针对你,主要是想为难马英杰。爸,都知道了。你安心养伤,等会有特护照顾你,爸要上班去了。”孟成林抚摸了一下思思的头,思思却难过得眼泪一下子冲了出来。

        “爸,”思思哭着叫了一声孟成林,孟成林本来已经站了起来,回过头看一脸泪水的思思说:“思思,想哭就哭一场吧,哭过了,一切都会忘掉了。”

        “爸,我不想忘掉他。爸,你把他调回吴都好不好?我放假就可以见到他,我什么都不要,只要能看到他,听听他的声音就够了。我不嫁他,爸,你答应我好不好?我不嫁他,只是,让我就这样感觉他在这个城市里就行,好不好?”思思摇着孟成林的手臂请求着。

        “思思,”孟成林突然严厉地叫了一句,思思便抬着还含着泪水的眼睛盯着孟成林。

        孟成林的心又是一酸,想批评思思的话,还是说不出口。“听话,好好养伤。”孟成林伸手抚摸了一下思思的头。

        思思没说话,孟成林便不再看思思,转身离开了高干病房。思思难过地把头埋在手掌心里,任泪水不断地往下掉着,她那么想马英杰啊,可他就真的这么狠心地不理她吗?就算他不理她,她还是要想他。她知道,肯定是她爸对马英杰说了什么,要不,她的马哥哥就真舍得不看她一眼吗?就真舍得丢下她不管吗?他说了,什么时候,他都是她的哥哥,都会管她的。

        思思好想给马英杰打电话啊,可是,她还是想等他打过来,还是认定他一定记得她,一定还会给她打电话的。

        孟成林急急地出了医院,女儿让他的心揪了起来,可是他能说什么呢?怪马英杰吗?怪刘局长的儿子刘立吗?怪苏晓阳吗?无论怎么样,他都有责任,这个城市管理得好与不好,都是他一个人说了算。现在是他的女儿受了侮辱,他发怒了,生气了,如果不是他的女儿遇到这件事呢?他还知不知道有多少个女孩受到了侮辱呢?或者他知道,可他却装作一无所知。

        是不是每一个官员都这样呢?只有涉及自己的利益时,才想着很多的不公正,很多的失误,很多的不合理以及很多的强权在作怪呢?孟成林在车上这么想着。

        政府大楼到了,这个地方他一呆就是七、八年,他也该动一动了。孟成林这么想着的时候,司机已经替他打开了车门,他从车上走了下来,认识不认识地冲着他笑着说:“孟书记好。”孟成林一律点着头,苏晓阳不在身边,他很有些不习惯,上电梯也觉得少点什么,平时都是苏晓阳在前面引路,电梯替他开好,电梯门也替他挡着,他只管轻松地上去,下来。现在,苏晓阳不在身边,他才感觉,原来他对苏晓阳所作的一切都习惯了,离了他,自己还真的太不习惯了。

        电梯里的人见孟成林上来了,不见苏晓阳,眼神里有些奇怪,但是没人敢说话,都往里让着,尽量把最大的空间留给了孟成林。

        电梯到了,孟成林第一个下来,他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可他到了办公室后,却有一股异样扑面而来。他总感觉哪里不对头,昨天他其实也在办公室办公,他没给苏晓阳打电话,可他知道苏晓阳又在外寻花问柳,知道苏晓阳在干什么时,他有一股踏实。可他现在不知道苏晓阳在干什么,手机还是无法接通,而这办公室感觉不是他昨天下班的样子,他猛然意识到了什么,往里面急步走去。

        办公室的里间,有床,有卫生间,还有孟成林的保险箱。他急步往保险箱走,走近一看,保险箱还是好好的,他松了一口气,怪自己吓自己,苏晓阳应该不会这么快急着行动,再说了,他也没想好如何处理苏晓阳。

        孟成林走出了里门,拿起办公室的电话又一次拔着苏晓阳的电话,可还是传出机械的声音:您所拔打的用户不在服务区。

        不对啊,苏晓阳从来不关手机的。孟成林站了起来,把手伸进了书柜的最上一层,他摸了摸,却没摸到钥匙。他一急,赶紧踩到了沙发上,把那一格的书都搬动了,才发现保险箱的钥匙不见了。

        “苏晓阳?”孟成林一字一顿地吐出了这三个字。“他要干嘛?”

        孟成林的心猛地往下沉着。

        保险箱里还放着二十万的现金,前一段,一个煤老板送来的。被孟成林随手丢进了保险箱,想等机会再汇给老婆。这笔钱就算是苏晓阳拿走了,也无所谓。他现在最最担心的是,那一本隐私日记,不仅夹着他玩过的女人阴毛,写着他的感受,还把境外存款的点点滴滴也写进了日记里。他没有人可以交流,除了日记可以写写心声外,他觉得压心里的东西太多了,他装不下。再说了,他喜欢用各种各样的虐恋方式去发泄着生活带来的巨大压力。都以为坐在书记的位置上,就是无上荣耀,可是书记这个位置好坐吗?天天要想着如何保住位置的同时,不断地培养亲信,而培养亲信的同时又不断防着亲信,这样的日子,如果没有女人,如果没有这本可以发泄的日记,他还真的抗不起。可现在,这日记不见了,这可比他送给冉冰冰的房子,送给北京一个小丫头的车子还令他恐怖。一辆车,一套房子,他现在就可以去省城通融一下,可是,他境外的存款呢?那可是无论如何通融不了的。

        孟成林把整个人丢进了沙发里,他闭着眼睛,他想什么都别想,什么都不要去想,等,等苏晓阳回来。他比任何时候渴望见到苏晓阳,比任何时候更渴望有苏晓阳的信息。

        办公室桌的电话响了,孟成林吓了一大跳,他发现自己的内心一点也不踏实,尽避他想过无数次如何东窗事发的结局,可是一年又一年的过去了,他不仅没有东窗事发,而且大权独揽。他把妻子和女儿全转到了境外,他以为这样就是安全的。可是,他还是没防住身边的人。

        小提示:电脑访问进www.xiaoshuozu.com  手机登陆m.xiaoshuozu.com

  /shu/8542/3988747.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