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搞定市长夫人:桃运官路 > 第170章 政绩

第170章 政绩

        马英杰赶回吴都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吴都的夜晚其实真美,绕湖而行的出租车载着马英杰的时候,他在内心叹了一下。小-说-族-文-学-网(尒説蔟)只是这样的美景,是属于孟成林的,是他的政绩,是他的骄傲,也是他大会小会,大报告小报告卖弄的明片。孟成林确实还是为吴都做过贡献,可是这个城市会记住他吗?

        马英杰的心盛满了心酸和无奈。这官场,权在,情在,权走,情也会走。

        马英杰没给罗天运打电话,而是直接去了医院,他借看思思的名义,希翼看到孟成林,希翼找到他和罗天运之间可以协商的东西,希翼他们可以各退一步。

        孟成林和罗婉之都在病房里,马英杰敲门进去的时候,他们都愣住了,似乎不认识马英杰一样。思思却从床上爬了起来要下地去迎接马英杰,被罗婉之按住了,马英杰赶紧说:“思思,别下床。”说完,赶紧对孟成林叫了一声:“孟书记好。”对罗婉之叫了一声:“阿姨好。”

        “你不是在北京吗?”孟成林冷冷地问了一句。

        “我刚刚赶回来了,思思说希翼我来看看她,我路过吴都,就赶来看看思思,看完就走。”马英杰这么说。

        “谁让你来看她的呢?”孟成林的语气极为不满。

        “爸,”思思喊,“是我让他来的。”

        “思思,”孟成林又生气,罗婉之赶紧拉起孟成林往病房外走,马英杰尴尬极了,站也不是,走不也是。思思却高兴喊:“马哥哥,过来。”

        马英杰只得往思思床边走,思思把手伸给了马英杰,马英杰迟疑了一下,还是握住了思思的手,思思望着马英杰,简直有些不敢相信,马英杰还真的从天而降来看她了,满脸感情地说:“马哥哥,你真好。”

        马英杰的心酸到了极点,正想对思思说点什么,手机响了,他赶紧拿出手机一看,罗天运的电话,他不得不站起来,离思思远一些,罗天运说:“你去医院干什么?司徒兰在北京。”

        马英杰一惊,老板怎么又知道了他的行踪,赶紧说:“我来看看思思,看完就走了。我等会给您回电话好吗?”

        罗天运没说什么,直接挂了电话。马英杰去医院的时候,正好被赵华宇看见了,他牙痛发作了,赶医院来找医生处理一下,看见马英杰上了电梯,他便把这件事告诉了罗天运。他以为马英杰是去看司徒兰,一问罗天运才知道司徒兰回北京去了,她得回北京去补一下,怕脸上留伤疤。

        罗天运没想到马英杰回吴都,竟然没有告诉他,而是直接去了医院。他刚开始也以为马英杰去看司徒兰,一想,不对,马英杰把北京的事丢下,去看司徒兰说不过去。那么,马英杰这么急地赶到吴都又是为了什么呢?他不放心,一个电话打过去,马英杰还真的在看思思。这小子是套思思的话,还是放不下这个小女孩?

        罗天运心里犯着嘀咕,马英杰能过女人这一关吗?罗天运没底,如果马英杰过不了,他的计划就得提前。这么一想,罗天运拔通了彭青山的电话,让彭青山来他家里一趟,他要提前行动了。

        事情一天不解决,就很有可能有无数个演绎,而无论是哪一个演绎,罗天运这一次不想再退让。

        已经有传言说,朱天佑书记和路鑫波省长已经展开了斗争,罗天运清楚,无论他们之间有一场怎样的斗争,他和孟成林之间是需要有一个交待的,他无数次的努力或博奕,就只为了一件事:想实现自己的政治抱负,想到吴都变成罗天运时代的吴都,想在离开这个地方时,没有任何的悔意,没有任何的遗憾,这毕竟是他从北京空降而来的第一站,第一站,他就失败的话,他以后的政治理想还能走多远呢?所以,这一次,他只能成功,不许失败。

        不过,关于朱天佑书记和路鑫波的斗争,这样消息有多少真实性,罗天运不想去猜测。他和孟成林在争斗,朱天佑书记和路鑫波省长同样会斗争,没人愿意供手相让自己手中的权力,权力都是在反反复复的斗争中形成的。官场无论怎么样上演惊心动魄的斗争,要的只有一件事,成就各自的仕途。在官场,没有比各种的仕途更重要的东西了,仕途都不在的时候,一切都是空有徒劳无益的。

        马英杰目前明白不了这些,马英杰也没有这种想要控制权力的想法,他现在只想着如何去跟罗天运,只想着如何去做一点实实在在的事情,可是他偏偏就爱上了孟成林的女儿,这对罗天运来说,是极不安全的一个信号,他一定要抢时间,在马英杰还没有陷得更深的时候,扳倒孟成林。

        其实罗天运也不想斗来斗去的,他现在就陪感孤独,他的女人他得不到,每当想起栾小雪,他就有一股苍凉之感,那张无助,恐慌的脸,那双清澈的眼睛,总让他有一种无限劳累之感,他想让她过得好一点,他想让不再担忧受怕,可是他却做不到,他却总是在斗争中去选择,妥协或者把守,放弃或者坚持,一次又一次地需要罗天运去面对。现在马英杰也走了选择的叉道口,他不想逼马英杰,可是马英杰能把守得住吗?

        罗天运想等,想给马英杰时间,可是他不敢,万一再错失了良机,他的苦心经营又会成一场空。

        彭青山敲门进来的时候,罗天运在看电视,至如电视里放了什么,他根本就没看进去,他在等,等彭青山的到来,当彭青山站在他面前时,他扫了一眼彭青山说:“坐吧。”

        彭青山很有些紧张,不过还是坐了下来,屁股一半坐在沙发上,一边掉着,他一接到罗天运的电话,就急着赶了过来,他的心也急切着加速跳动了,他知道,罗天运有动作了。上次他把马英杰的证据交给罗天运时,罗天运就说过,会有一天需要他来办事的。现在,这样的一天终于来了,他哪里能不紧张和兴奋呢?这可是他天天梦中都在等待的时机和机会啊。

        “最近怎么样?有什么动静没有?”罗天运平静地望着彭青山问。

        “听说公安局前天扫了一次黄,抓了胡记电子集团的老总胡胜海,不过第二天就放人了。至如原因,我还在调查呢。”彭青山说。

        “这件事你不用去调查了,这些花花事,哪里都有,你也调查不完。现在你去调查一下,胡记电子集团收购金铭电子集团的事情,一定要拿到证据,这件事越快越好。”罗天运望着彭青山的眼睛说。这人的眼睛是能透出秘密的,而这人的眼睛又是最能传达情感的地方。

        彭青山一听罗天运的话,眼睛果然兴奋地眨了几下,满声说:“我一定不让罗市长失望。”

        “这件事切记要隐蔽,不能打草惊蛇,据我所知,苏晓阳参与了这件事,所以,有孟成林书记在背后撑着,一切要小心翼翼才行,明白吗?”

        彭青山重重地点头说:“明白。请市长放心,我一定会顺利完成的。只要他们之间有一点腥腻,我哪怕挖地三尺,也会拿到证据的。”

        彭青山一直表着态,生怕罗天运不知道他的能力。他在纪委办案组搞了多少年,别的经验没有,拿证据的经验还是丰富得很。

        “你去吧。”罗天运挥手让彭青山走,他担心马英杰会来,撞上彭青山不大好。

        彭青山一边说:“罗市长也早点休息吧。”一边弯着腰退出了罗天运的家。

        彭青山前腿走,马英杰后脚就赶到了。他想找孟成林谈谈的想法落空了,孟成林根本就不给他这个机会,在他和思思说了几句傻话后,孟成林就和罗婉之推门进来,径直对马英杰说:“天不早,大家也要休息了。”

        马英杰愣了一下,孟成林一见马英杰这个样子,更是来气,本来一个苏晓阳就让他心情糟到了极致,再加一个马英杰来搅乱,他这心境,没大发雷霆就足不错的。于是对马英杰说:“怎么啦?是不是要我亲自送你下楼?”

        “爸,”思思又不满地叫了一句,马英杰再不走就真是说不过去,只好一边往外退,一边说:“孟书记和阿姨早点休息,我对不起思思,让她替我挨了一刀。我过意不去才来看看,我这就走,明天回秦县去,思思,你也要听话,好好养伤。”

        “哼,”孟成林冷哼了一声,马英杰赶紧打住话,往外走,临到门口,马英杰把头扭了过来,他拿眼睛去找孟成林,他多希翼孟成林能够出来,真如孟成林说那样,送他下楼。只要孟成林送他下楼,他一定要暗示地问一下他,可是思思却在这时地问马英杰:“马哥哥还有事吗?”

        马英杰摇着头,视线又去寻孟成林,孟成林却不看他,扳着脸教训思思:“快睡觉,有你这么磨蹭的吗?”

        马英杰一咬牙,头也没回地走了。

        下楼时,马英杰感觉自己的脚如灌了铅般地沉重,他这一走,不仅是对自己还没开始的爱情来一次扼杀,更是对思思的背弃,他最愧对还是思思。

        无论马英杰有多少种纠结,他的脚步还是迈出了医院,还是扬手拦了一辆车直奔罗天运家里去。

        小提示:电脑访问进www.xiaoshuozu.com  手机登陆m.xiaoshuozu.com

  /shu/8542/3988751.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