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搞定市长夫人:桃运官路 > 第180章 大领导的夫人不好当

第180章 大领导的夫人不好当

        后来,再听到或者遇到孟成林在外有女人的事时,罗婉之学乖了,装聋作哑,自欺欺人。可是她的心却还是很痛,而且经常被扎痛,一气之下,她就去了香港,原后把女儿带办到了国外,彻底让孟成林玩自己的去,当然她只要求一点,孟成林把该给她的钱给她。现在,罗婉之还是强压着自己的恨意,在最关键的时刻,还是动用了她在省城的力量,扣下了马英杰。

        马英杰被两名男人压走后,孟成林的手机响了,是其中一名男人打来的:“老板,人已经扣下来了,请指示。”

        孟成林没想到这么顺利,对着男人说:“先带到安全地方去,等我的指示。”说着便挂了电话。

        孟成林一挂电话后,接着给罗天运打电话。罗天运在郊区调研,朱天佑想打造社区学问,实现城乡一体化。吴都目前是第一站,是朱天佑书记挂点的地方,而实现城乡一体化的整体担子全压在罗天运身上。不过打造社区学问,实现城乡一体化也是罗天运正在摸索的从政理念。中国这么大,以前靠单位来管人,户口就显得特别地重要,现在消除户籍带来的极大不便,社区学问就显得特别重要,当然了,人家国外很多年就是社区学问起着主导作用。在这一点上面,罗天运还是觉得国外许多制度是优越于中国的。不过,他也很清楚,在目前的体制下,能够做到尽心尽力地去实现一点点抱负,就是相当不错的了。钱这个东西,罗天运并没兴趣。但是女人,他需要,不仅仅是生理上的需要的,心灵上的需要也是很重要的。他不能没有女人,在这一点上面,他有他的坚持和把守。大约栾小雪就是上帝派给他的第二次礼物吧,第一次是司徒月,他的初恋,他的启蒙,他的情感成长都是司徒月开启的,可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起,他和司徒月变得除了过日子就是过日子了。平淡如白水的生活倒也让罗天运习惯了,把全部的精力投到了从政之中,终于有了下基层的机会,他想也没想地要求下来锻炼,如果要在从政的路上走得远一些,基层这一课是非补不可的。放眼而观,哪一届领导人不是从基层成长起来的呢?为这事,他还和司徒月冷战了两个多月,最终还是司徒月妥协,跟着他一起举家来到了吴都,可是没想到,吴都成了司徒月和莫子怡最后的地方,在这一点上面,罗天运总会一次又一次地内疚。如果他不是执意要下基层的话,司徒月和女儿会丧命吗?可是如果她们还活着,栾小雪会出现在他的生活里吗?一场车祸把栾小雪带进了他的生活中,这个他应该去恨的女孩,却占据了他所有的心,他在空闲的时候,就会大量地去想她,她的笑,她的怒,她的眼泪,她的撒娇,被他想象了无数多次,他总是放不下这个一无所有的女孩,放不下她的眼神,她的惊慌。

        栾小雪被马英杰带走了,栾小雪却越来越深入地占着罗天运的心。为了栾小雪,他可以接纳马英杰对思思的感情,冒着危险让马英杰去送思思。人总是有感情的动物,虽然官场就是一个磨灭人感情的地方,但是罗天运并不想把自己变得六亲不认,更不想让马英杰也跟着六亲不认。没有一点感情可讲的人,能不能信赖都得打上一个问号。

        手机响了,罗天运一看是孟成林的。他愣了一下,还是站起来往没有人的地方走。在他认为安全的时候,他按下了接听键,孟成林的声音传了过来:“大家交换吧。”孟成林如此说。

        “交换什么?”罗天运故意平静地问,他的心却猛然沉了一下,他最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他们还是扣下了马英杰。

        “你很清楚。大家不要演戏了。”孟成林开门见山地说。

        “老孟,我真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想说什么。”罗天运继续装着,他还没找到对付孟成林的方式。

        苏晓阳招了一些事,不过都是孟成林和女人们的花花事,最主要的事,苏晓阳还没招,彭青山还在审讯苏晓阳,对彭青山的能力,罗天运这一回确实领教了彭青山办案的一套。他居然就在孟成林的眼皮底下,秘密扣下了苏晓阳,而且秘密审讯着。他向罗天运汇报过,苏晓阳坚持不住的,再过一天,他不问,苏晓阳也会主动招。办案这么多年了,他有的是整人的一套。进了他的套子,不怕你不招。罗天运虽然没有亲眼看到彭青山审讯人,但是可以想象,他们折磨起人的残酷,以至如很多官员在没出事,一个比一个信心十足,认为自己是坚强的布尔什维克,一进去,才知道个个是狗熊,抗不住一吓一唬的,全都招了。

        “老罗,大家都是是明白人,我拿马英杰交换苏晓阳成不成?”孟成林有些急躁了,他实在没有想到,有一天,他得以这种方式和罗天运谈判。

        “老孟,我真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马英杰在秦县,苏晓阳在你身边,这两个人与我八杆子打不着,你现在来找我交换人,我上哪里去给你变这么两个大活人给你。再说了,马英杰的事情与我能有什么关系呢?他曾经是我的秘书,我曾经是培养了他,可是他有他的路子要走,他不可能每走一路,我就要去指点是不是?他犯错与否,都是他的事情,好象应该与我无关吧。”罗天运如此说着,把他和马英杰之间划得很清楚。他目前不想和孟成林交换。马英杰就算在他手上,他又能拿马英杰怎么样呢?他除了栾小雪外,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再说了,就他对马英杰的了解,马英杰是半个字也不会透露他们要的东西。这根本就不是平等的交换条件,老孟也是狗急跳墙了,把他的急切全暴露在罗天运面前了,罗天运在这样的时候,怎么可能轻易答应孟成林的条件呢?

        “老罗,算我什么都没说的,大家走着瞧。”孟成林气急败坏地挂断了电话。

        罗天运冷笑了一下,不过还是拔打了马英杰的电话,却提示是:您所拔打的用户暂时无法接通。

        罗天运想到的事情还是发生了,马英杰他不能不管,但是他不想和孟成林交换,孟成林现在没资格和他交换什么。权力这个东西,争斗起来,诡异怪秘,有时候看似风平浪静,实则恶流滚滚,有时候恶流滚滚,实则是没有任何杀伤力。就如孟成林的现在,看起来恶流滚滚,实际上,孟成林的气数已经绝了,他能够放孟成林妻子女儿一马,已经是很讲道义的了。

        官场本来就是个半人半妖的圈子,但是圈子有圈子的玩法,圈子有圈子的讲究。在这种讲究中,不讲道和义的人,肯定要被淘汰出局。因为在大家的生活中上任何一个角落都存在着道和义,无道不成路,无义不成仁。背弃道和义的人会变成孤魂野鬼,在被所有人甩开的同时,也会被所有人唾弃。在官场这个圈子当中,重心是借力,借力而上的人,是聪明人,也是一种聪明的玩法,也是一种会运用道和义的人。而孟成林错在太不拿道义当回事,他以为权力就是一切,他更以为权力就可以无所不作。于是他在大量培植亲信的同时,却把道和义弄丢了。一如他现在担心的苏晓阳,如果他把道和义种在了苏晓阳的内心,他还会这么慌慌张张地拿马英杰作交易吗?

        在官场有的交易是不可以为的。而孟成林却偏偏逆流而上。当然,在官场太讲道和义也是行不通的,人上一百,种种色色。对道和义的运用也就千差万别了,很多时候,官场这个大圈子不按道义出牌。一如罗天运的现在,他就不会按孟成林所希翼的道义去交换马英杰的人身安全。在罗天运的理念中,官场这个圈子的玩法,最美妙和最残酷的时候,都集中在如何出牌上面。该打哪张牌,怎么打,是借力打,还是猛烈地强攻,都是有讲究和有计谋的。你不能在别人出牌时,乱了阵脚,别人出一个小三,你搞一张大王去顶,这种玩法,就是太着道道的玩法了。用哪张牌去对付别人,成全自己,全是智慧,也全胆略。而这样的智慧和胆略是练出来的,不是天生就会的。没人天生就能够把官场这张深不可测的大牌打得完美,打得得心应手。在众多的得失之间,罗天运成长了起来,也成熟了起来。一如现在,孟成林和他交换时,他给孟成林打的牌就是要背弃道义的打法。如果罗天运现在被道义绑架,他很有可能就会和孟成林坐下来握手言和,而他苦心经营的这一场打法,就会被瓦解掉,甚至会成为孟成林所利用的把柄和攻击的弱项。

        罗天运在这个时候,不会被孟成林拖着走。但是他也不会丢下马英杰不管。他给司徒兰打了一个电话,司徒兰正在一家星云私人会所会朋友,这家会所是以前的四合院改造而成,院内树木落错有致,而且甬道通幽,假山叠翠,水声潺潺。

        小提示:电脑访问进www.xiaoshuozu.com  手机登陆m.xiaoshuozu.com

  /shu/8542/3988761.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