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搞定市长夫人:桃运官路 > 第181章 拿小姨子没法子

第181章 拿小姨子没法子

        一走进这样的会所,你很快就会忘掉,你身处在北京的闹市之中,还以为去了江南的某个风景优美的山水画中了,很让人神旷心仪。xiaoshuozu.com

        司徒兰一见是罗天运的电话,接起来就问:“天运哥哥又记起我来了?”

        “小兰,”罗天运叫了一句。

        “你不会要和我谈情说爱吧?叫得这么感情十足的。”司徒兰在另一端咯咯地笑了起来,罗天运真是拿这个小姨子没办法,从来没见过司徒兰有个正形相,所以一般的时候,他都让马英杰给司徒兰传话,他懒得和司徒兰说。因为你要说正事,她却扯得离题万丈,而且经常是牛头不对马嘴。就如现在,罗天运不过就是叫了一声“小兰,”因为他还不知道如何对司徒兰说马英杰的事情,毕竟马英杰是送思思失踪的。而司徒兰反对马英杰和思思交往,恐怕她还在打着小九九,希翼栾小雪死心塌地和马英杰结成真正的夫妻,对思思这个半路杀出来的程咬金,司徒兰是极其不感冒的。在这个时候,罗天运要是提起这事,保不准,司徒兰又要跳脚。这丫头,从小就被宠坏了,怕是没人可以治住她了。

        “小兰,”罗天运又叫了一句,这一次语调是严厉的。

        司徒兰却还是嘻嘻哈哈地说:“天运哥哥,我过两天就回家去。你可要好好抽点时间陪陪我哟,别再让独守空房,寂寞死了。对了,天运哥哥,我昨晚梦到了大家结婚了,你牵着我的手,居然和我夫妻对拜起来了,而且那一对红蜡烛,好高,好粗啊。从来没见过这么高大而又粗壮的红蜡烛,一对啊,说明了什么呢?天运哥哥,你懂梦的说明吗?一醒,我还真的想你了。”

        司徒兰不着边际的话,东一下,西一下的。罗天运要是把手机就这么端着,司徒兰这样的话会源源不断地传入他的耳朵里,他不是讨厌司徒兰说这些话,而是觉得这些话已经没有任何的意义,反而是浪费时间和浪费感情。司徒兰表达这些话的对象错了,不应该放在他的身上。可这个小姨子,却偏偏把说这些话当作乐趣,罗天运越是不听,她就会越说越带劲。

        “马英杰被人绑架了。”罗天运直接对着手机说,不把事情说严重一点,这疯丫头收不住这种疯癫劲的。

        “什么?”司徒兰似乎没有听清楚,追了一句,她的那些情感的话,顿时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马英杰好象被孟成林的人给绑架了,手机打不通。”罗天运尽量平静地说。

        “在哪里?什么时候?”司徒兰简洁地问着,这个时候的司徒兰一点也不像个疯丫头了。

        “大约一个小时前,在江南省的飞机场。我猜测的。具体的情况,我也不知道。”罗天运自己这么推算的,孟成林给他打电话,就证明他的妻子和女儿已经上了飞机,而马英杰肯定也只有在飞机上被孟成林的人给扣下的。

        “这个傻小子明明在秦县接待客人,怎么又去了机场呢?他一个人去机场吧什么?”司徒兰继续问罗天运。

        “马英杰把思思和孟成林的妻子罗婉之送走了,就在几个小时前,他亲自开车送到了飞机场,可现在马英杰的手机却是无法接通的状态,显然很不对劲。”罗天运说,他要是不说清楚,司徒兰会一直这么追问的。

        “哼,这样的事,也只有你们两个大傻瓜干得出来。为了女人,你们一个比一个能折腾,一个比一个会陷入。江山可以不要,美人你们倒是一脉相承地要着,而且为了美人,你们甚至命都可以不要是不是?我都不知道怎么说你们好啊。都老大不小的人,这点理智居然没有。我真是无语得很。还好,我已经拿到了巴黎银行的全部资料,要是我没拿到,你们这样的办事风格,成得了什么气候呢?这么放掉人家,迟早会坏事的。”司徒兰收起了嘻嘻哈哈的神态,一本正经地教训着罗天运,似乎罗天运还是一个毛头小愣青一般。

        罗天运皱了一下眉,心还是沉了一下。他不希翼听到司徒兰这样的话,给人的感觉一股阴气直逼心间。一个女人,过多地给男人这种阴气的攻击,不是什么美好的事情。相比司徒兰的哪些无聊的感情话而言,罗天运愿意听的是前者,而不是后者。他不希翼司徒兰玩政治,政治斗争之中,女人是应该走开的。女人从来都是政治斗争中的牺牲品,在这一点上面,司徒兰难道不清楚吗?可是他又离不开司徒兰的帮助和支撑,很多事情,他又要借司徒兰的力去做,借司徒兰的手去完成,甚至借司徒兰的嘴去表达他要表达的东西。生活大约就是如此地谬论和荒诞不经。

        “你调查一下,是些什么人,马英杰关在哪里行吧?”罗天运想结束谈话,他的感觉很不好,而且他也不能离开会场太久。

        “知道了。”司徒兰应了一句,罗天运便挂了电话。她就知道罗天运给她打电话准没好事,除了替罗天运扫清障碍外,她在罗天运的生活里似乎不重要,她就没听过罗天运对她讲一句关于情感的话,她最想听罗天运说一句与感情有关的话,可是偏偏罗天运就是一句也不肯说,难道他的爱真的全部给了那个什么都不是小丫头吗?难道她的天运哥哥真爱那个叫栾小雪的女孩?她不相信,或者是她根本就不肯去相信。对她而言则是越得不到的东西,魅力越大,她的轮陷也就越深。她一次次问自己,为什么愿意去替罗天运做这做那呢?原因只有一个,她还在爱着他,而他则装着那个什么也没有的栾小雪。每当想到这一点,司徒兰的不平就来了,司徒兰的火气与怨气也就来了。只是现在这件事关于那个傻小子,那个傻小子毕竟救过她一命,那个傻小子也是她愿意去培养和帮助的年轻人,这件事她不能不管。

        司徒兰在星云会所再也呆不下去,她对朋友打了一声招呼,就开着她的法拉利直奔家而去,她要飞江南省,除了探听马英杰的下落外,她还要见朱天佑书记,战斗的号声已经吹响了,该打的时候,绝对不能退缩。

        马英杰毕竟是秦县的副县长,马英杰毕竟没有做错任何一件事,如果是孟成林扣下了马英杰,那么孟成林不仅把事弄大了,也弄复杂了。司徒兰有些不明白,老狐狸一般精的孟成林,怎么就干出了这么不着道的一招呢?他是不是真的急糊涂了?在兵临城下之际,要的是诸葛亮的那种空城计的唱法,可孟成林却偏偏要在城门口去放箭,这种箭的杀伤力微乎其微,难道孟成林不懂这一招吗?司徒兰都懂的道理,孟成林混战了这么多年怎么如此失算呢?

        司徒兰在飞往江南省的时候,孟成林却在办公室里生闷气,他满以为拿马英杰和罗天运交换,罗天运会满口答应,没想到,罗天运却把苏晓阳的失踪推得一干二净,而他反而暴露了马英杰被他的人拿下了。他现在能做的就是逼马英杰开口拿到罗天运的证据,他就不信在官场中的人,会有干净的。

        哪有不偷腥的猫呢?

        孟成林拔了一个电话,一个男人的声音传了过来,“老板,有什么指示?”男人问。

        “你们到了哪里?”孟成林问。

        “你要的人在大家手上,正往目的地赶。”男人说。

        “办得好。一定要敲开他的嘴,探到一个叫罗天运的全部秘密,不过人要活着。”孟成林指示这个男人说。他还是担心搞出了人命案,既然暴露了马英杰的行踪,他就不能灭掉马英杰,这样做太危险了。在官场斗争这么多年,他是不会让自己身上背命案的。

        马英杰听到了电话,他猜打电话的人肯定是孟成林,而孟成林为什么要这么做呢?马英杰也想不出一个所以缘来。

        目的地到了,是郊外的一间民房。不过,马英杰的眼睛一直被蒙住了,他猜估计是到了郊外,因为脚下的路是泥土路,这一点,马英杰能够感觉出来。接地气的感觉和走在水泥路上的感觉就是不一样,这对从小在泥土地长大的马英杰而言,每一次走在这样的路上,反而会涌起很多的亲切感来。他不由问了一句:“你们把我带到了乡下来了吧。”

        “你他妈的,是不是找死?”一个男踢了马英杰一脚,马英杰差点被踢倒了,另一个男人却抓住了他,对身边的男人说:“不要节外生枝。”

        进了房间后,一男人把马英杰按在一张铁椅子上坐了下来,他的屁股瞬间如无数银针扎进去一般,马英杰便知道这种椅子是他们特制的一种刑具,虽然马英杰看不到,可他感觉得到。一个男人再把他往下按的时候,他努力地吸住气,尽量不让屁股再往那些银针一般的尖尖上扎。

        可两个男人根本就不放过马英杰,一齐动手把马英杰往铁椅子上按,马英杰感觉屁股里全是银针扎了进去,痛得他不由得喊了起来,这时有男人的声音响了起来:“说,罗天运干了哪些事?”

        小提示:电脑访问进www.xiaoshuozu.com  手机登陆m.xiaoshuozu.com

  /shu/8542/3988762.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