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搞定市长夫人:桃运官路 > 第187章 心腹落入他手

第187章 心腹落入他手

        路鑫波毕竟在孟成林身上花了不少的心血,而且对孟成林的希望也是很大的,可在这个关键时刻,孟成林偏偏让自己的心腹被人家捏住了,这一点实在令路鑫波很无语啊。小-说-族-文-学-网(尒説蔟)

        孟成林这么有经验的老将,怎么就如此轻易地败在了罗天运手上呢?怪也怪孟成林在女人问题上太不检点了,又是送车子又是送房子,明证全攒在人家手中,还有什么好辩解的呢?

        这些年倒在女人身上的干部越来越多,孟成林怎么就不汲取教训呢?吴都也算是路鑫波的大本营了,出了这样的事情,他这个做省长的,怎么也洗不白自己了。

        路鑫波靠在老板椅上,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他最近感觉处处力不从心,好象一下子苍老了十岁一般。他还不到六十岁啊,不应该是这种精神状态。这一届他如果挤不到书记的位置上来,他的人生顶峰就会在省长的位置上终止,这是路鑫波极不情愿看到的一幕啊。可是,他就算再有力,在这一个接一个的麻烦中,他能发得出力吗?他培养的大将,怎么能在这种关键时刻,跑他的办公室里来自杀呢?

        这个孟成林啊,难道真的就被气糊涂了吗?

        进了医院后,孟成林被抢救了过来,他感觉浑身疼痛难忍,当然最难忍的,还是心里的那份痛。他没有想到,他竟然栽在马英杰这么一个毛头小伙子手里,如果说罗天运布下了一张大网等他钻的话,马英杰就是那个收网的人了。这一点,让孟成林的心,孟成林的胃翻腾不息,他在那一刻只有一个念头,死去吧。死去吧。只有一死,他才觉得是人生的最大摆脱,反正他就是不死,他也逃不脱被法律制裁的命运,与其在狱中度过,不如就此了却自己的一生了。

        醒来的孟成林突然袭击一股悲壮,眼泪也忍不住地奔腾而出,挡都挡不住,稀里哗啦地往外泄着,似乎要把他一生的泪,都在这一刻流完一般。在医院里,堂堂的市委书记孟成林在把自己弄得泪花涟涟,搞得一旁的医生都一阵心酸。谁说官场中的人个个风光,个个人五人六啊,在他们落难的时候,比普通人还悲惨。想想,自己都五十多岁的人,这一生经历的大小斗争少说也有几百上千起了,可最终却栽在了一个毛头小伙子身上,这一点让他觉得窝囊极了。现在,无论他是活着还是死去,仕途对他来说,已经走到了头,再也不可能有任何往上升的空间,想到这些,孟成林已经有心力交瘁之感了。他想死,真的想死,死了一了百了,死了也摆脱,可是他偏偏就没死成,偏偏活了下来,不过他的腿已经废了一条,他已经是废人了。

        孟成林憋屈极了,医生们一出病房,孟成林又开始悲愤起来,眼里的老泪又是止不住往下流。他这一生到了今天这个份上,算成功还是算失败,今后的生活又该如何去过呢。他想不清了,他已经什么都想不清了。他现在只是感觉自己非常非常可怜,妻子和女儿不在身边,他就这么一个人孤独地躺着,这种感觉太不是滋味了。

        这天的夜来得格外快,孟成林躺着,不言也不语,任月黑风高地窗外存在着,而他的世界却空旷得骇人。他想起许多事,从第一天参加工作到今天,他走过不少坎坷,不少悲壮,有几次险些翻船,后来又稳稳地站住。也有过不少辉煌,不少成就。此刻想起来,就觉人生真是一场戏,高潮迭起,低谷连连。如同那烈酒,喝时兴奋刺激,喝完,内心立即陷入懊悔与黑暗。

        夜是美的,夜也是神秘的,可在夜里却有多少秘密正在发生着,多少凄凉或是辉煌,是这黑夜成就的?而他这么无用地活下去还有什么意义呢?

        孟成林拔掉了正在输液的针管,一滴泪掉了下来,正好砸在了针管上,他呆看着针管,狠了狠心,把针管刺向自己的血管,一滴又一滴的血流了下来,落在了医院的地上,慢慢地汇集成了一条河,一条江,甚至是整个大海,把孟成林深深地卷了进去------

        孟成林还是自杀了,这个消息传到路鑫波耳朵里里,他愣了一下。不过,孟成林是在医院里自杀了,这条消息传出去的时候,就与孟成林是在他的办公室里自杀的不一样。同样是死,死的地方不同,死的结果就十万八千里了。

        也许孟成林的死才是最好的结局,真的去彻查孟成林的问题,路鑫波这个省长脱得了干系吗?这些年,孟成林也给他进贡了不少珍奇异宝,尽避这些东西也有可能是别人送给孟成林的,但是这些东西也是有价的。真正认真起来,谁又是清白的呢?

        这样的一个结果,也是方方面面最想要的结果。人死如灯灭,这个世界就是这么残酷的。人一死,关于派谁到吴都中主持政府工作,担任市长,就成了省里高层又一次权力博弈的一个热点。尽避嘴上谁都不提,心里,却无时无刻不想着这个问题。吴都是江南第二大市,从政治角度讲,去了吴都就等于有半只脚踏上了江南省领导班子的船。再说了,近几年,北京空降的干部也大都喜欢往吴都派,这个地方就是一个跳板,谁撬动了另一端,谁就跳得更高,更快。可以说,只要挤身于吴都的权力核心,仕途这一关就又上了一层楼。现在,这么大的一坑空出来了,相对于孟成林的死,这个空出来的坑才是最最引人注目的焦点,才是江南省和吴都市最热议的事情。就算罗天运接任了书记,市长这一职也会令许多人伸长脖子里盼着。如今空出一个位子多不容易,尤其是吴都这样的经济强市。盯着位子的人就更多,更多了。自从孟成林出事那晚,单是往路鑫波这边跑的,就不下二、三十位,有条件的没条件的都往里面挤,仿佛唐僧肉,不抢白不抢。最活跃的,自然是吴都常务副市长古庆明,他是盯着市长的位置,市委书记这个位置,他自然也知道没有他的份,肯定应该是罗天运接任了。只是令人奇怪的时候,罗天运反而低调得几乎没有他的声音一般,既不参加任何的吃饭活动,也不主动招见任何的官员,把整个吴都官员都震得一愣一愣的,都猜不透罗天运心里在想什么。

        马英杰的伤被司徒兰请的医生用过药后,好得很快,第二天,他就离开了江南省,不过他的车子是司机小周赶到省城替他开回秦县的,他接到孟成林自杀而死的消息时,车子刚刚驶进了秦县。是罗天运告诉他的,罗天运在电话中说:“孟成林在医院里自杀而亡,记住,孟成林是在医院里自杀而死的。对你来说,该干什么干什么去,最好是把北京的湿地项目考察的教授接到秦县来,这个时候,一切都要静,静观其变,才能以静至动,明白吗?”

        马英杰说:“谢谢罗市长提醒,我会小心的。”说着,罗天运就挂了电话,而马英杰却很不是滋味。虽然孟成林的自杀相对于他被纪委带走要好得多,至少孟成林的许多都不会深查,至少孟成林其他的财产不会再追究,除了境外银行的那笔巨款,孟成林别的财产,就马英杰的理解,不会再继续追究下去的。人都死了,在死人面前,活着的人总是容易去原谅,甚至去淡忘的。

        可是,思思怎么办呢?

        马英杰的心不可能不痛,他的心也不可能不去内疚。他真想给思思打电话,真想告诉思思,不要太难过,一定要坚持,她还有他。可是,可是他能说得出口吗?思思还会相信他吗?

        马英杰摆了摆头,努力地想把这一切丢在脑后去,是啊,老板已经教他该怎么度过这个关口,而且老板很快就会接任孟成林一职,越是这样的时候,他越要平静,越要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与他无关一样。

        思思和罗婉之肯定会回国送孟成林上山,但愿她们一切都平安吧。马英杰除了这样去祝福她们,他还能做什么呢?思思迟早会知道,是他利用了她,迟早会知道是他间接杀死了孟成林。他是真正的凶手,可是他是凶手吗?

        马英杰迷糊了,我是杀害孟成林的凶手吗?他在心里这么问自己。

        秦县政府大院到了,崭新的一天也要开始,无论马英杰是不是凶手,接下来的事情,他还是按老板提示地去做。

        马英杰一回办公室就给李小梅打电话:“胡总走了吗?”马英杰问李小梅。

        “刚刚被梅洁送走了。”李小梅应了一声,马英杰接着说:“刘老板呢?”

        “他在秦县啊。是不是出大事了?”李小梅突然问。

        “孟成林自杀了。”马英杰并不想瞒李小梅。

        “啊?”李小梅惊叫了一下,“怎么会这样呢?”

        “李姐,这事你知道就行,不传,不议论。我现在需要刘老板帮我把刘教授约到秦县来,关于南子湖的考察要他落实,尽快把湿地项目的计划落实到位,好吗?”马英杰在电话中如此对李小梅说。

        小提示:电脑访问进www.xiaoshuozu.com  手机登陆m.xiaoshuozu.com

  /shu/8542/3988768.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