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搞定市长夫人:桃运官路 > 第192章 两个女人斗酒

第192章 两个女人斗酒

        当然,刘教授的感激还有马英杰冒死救他的举措。小$%^说^族^文*学$网这个年轻人,第一次见面,他就对他有着很好的一面之缘,现在,这种一面之缘在这一场事故中变成了生死之交了。这种交情,是他毕生难忘的。只是他不会去表达,一如他不会在这种场合去表明他会为南子湖进入湿地保护名单而努力一样。在他的为人处世字典里,交情这种东西,一如爱情一样,可遇而不可求。

        酒上来之后,菜接着一道一道地上来了,马英杰发现,胡总怎么一直没有出现呢?胡总难道不在南子湖?还是胡总有意回避刘教授?这倒让马英杰有些不明白,江超群又在演什么戏呢?

        江超群对刘教授说:“来南子湖,没别的,就是鱼多。今天是鱼宴,毛爷爷主席一句‘才饮长江水,又食武昌鱼’让南子湖的武昌鱼闻名天才,今晚,大教授好好品尝一下武昌鱼的特色。”

        江超群一口一个大教授,把他对刘教授的敬重表达到了极致。这一点让马英杰不由得暗叹不如。更让马英杰服气的是,江超群先容完武昌鱼后,讲起了南子湖的历史。他说:“南子湖东西长90公里,南北长30公里,由416个湖汊组成,湖面51.94万亩,流域面积4163平方公里,常年平均水深4.27米。北有45公里水港与长江相通,南有平湖与省城相望,南子湖水经水港注入长江。南子湖的水生生物资源丰富,现有鱼类近200种、水生高等植物460多种、浮游动物近70种、浮游植物90多种等,为几百种水禽提供了丰富的食物来源。”这段话江超群一口气说完了,而且数字精确到小数点之后的数据,他竟然记得这么清楚,这一点在马英杰看来,就是准备极深的功课。他便清楚,江超群书记能控制住吴江,看来也是有道理的。

        刘教授对江超群书记的先容显然也很吃惊,对于一个非水利专业的官员,能够如此精确地了解南子湖的特色,可见用功之深。

        江超群书记的话音一落,女区长带头为他的这段先容叫好,她望着江超群书记,一脸小学生的天真和信徒那般的虔诚,笑呵呵地说:“江书记太伟大了,这么多的数据,您居然记得如此之清晰,看来,我要拜您为老师,好好取一下经。”她的话一落,男人们全都会意地哈哈大笑。

        在这种场合,男人们一笑,梅洁马上明白女区长嘴里的“取经”是指什么。她极为尴尬,也特别地不高兴。从来酒桌上的风头是她掀起来了,今天还没开始,就被女区长抢了风头,对她来说,极为不爽。为了压压女区长的风头,她转过脸问李小梅:“李局长,你说这经是留着区长取呢?还是大家拼酒呢?”

        女区长对梅洁和李小梅都不是很熟悉,更不清楚梅洁和江群众之间的关系,正为她的话引得男人们一阵哄笑而暗自得意,这种场合,女人们向来就是男人们开涮的对象。没想到,梅洁的一句问话,场面迅速冷下来,她便向梅洁投去极不友善的目光。梅洁显然看到了,她不动声色地站了起来,走到刘教授面前说:“大教授先喝酒,喝完了,有人会找你取经的哟。”

        江超群怕梅洁还会说出更难听的话来,赶紧圆场说:“都到杯子里满上,今天不醉不归。”说着,带头把杯子里的酒倒满了。女区长直到这个时候才知道,这个怒视的梅洁不是个简单人物,赶紧陪着笑脸说:“梅局长坐,你们都是客人,这酒,该我来倒。”

        梅洁见女区长对自己低头示好了,也不客气,倒完刘教授的酒,就把酒瓶递给了女区长,李小梅却在这个时候说:“梅局长倒的酒,肯定喝得更甜。”

        李小梅一说话,马英杰就紧张,显然李小梅一直在找机会刺梅洁,梅洁也不是省油的灯,皮笑肉不笑地说:“要说今天,最漂亮的要数李局长,这酒,李局长为大家倒,估计这经会取得更多。”

        梅洁的话一落,江超群故意带头又哄笑着,把两个女人的置气搅乱了,笑完后,他望着马英杰说:“让服务过来为大家倒酒。”

        三个女人一台戏,真是一点也不假,不过这三个女人的戏没唱起来,就被江超群以这种方式化解了,这一招,还真值得马英杰去学习。看来,官场处处是知识,也处处是陷阱。

        马英杰满以为这三个女人的戏没法唱,哪里知道酒局一开始,梅洁就开始挑战了,她先给自己倒满了三杯,在马英杰还没来得及想的时候,梅洁就把酒端到了刘教授面前说:“刘教授,很对不起,因为我的失误,让您没有坐上最有特色的莲花船,又因为我的失误,让您受惊了,这三杯是我的陪礼酒,我干了,刘教授随意。”说着,在众人没有反映过来的时候,酒已经被梅洁倒进了肚子里,接着就是第二杯,第三杯,马英杰看傻眼了,这三杯酒下去,就是六、七两啊,一瓶去掉了三分之二,可梅洁却面不改色地盯着刘教授,刘儒生显然也被梅洁唬住了,区委书记和女区长此时都惊呆似的看着梅洁,只有李小梅和江超群没事似的看着梅洁表演,刘教授被梅洁这么一弄,很有些骑虎难下,于是站了起来说:“梅局长真是女中俊杰,不过,这酒罚得有些枉,第一,对于什么莲花船我还没见到过,也不知道莲花船有什么特别。第二,是我自己非要去湿地看看水质的,与梅局长没有任何关系。被梅局长这么盛情地罚着酒,我真是于心不安。”

        马英杰很想替刘教授解解围,这三杯酒下去,一般人都是很难撑得住的。可刘教授没等马英杰开口,同样在众人的惊诧中把三杯酒给干掉了,第一轮,就出现了如此大的高潮,看来,今晚的酒,怕真是不醉不归。

        只是马英杰始终不明白,胡总去了哪里?梅洁跳出来如此罚酒又是什么意思呢?

        江超群和梅洁联手演苦肉计吗?这个念头一闪,马英杰就有些坐不住,就拿眼睛去看刘儒生,因为他对刘教授毕竟不熟悉。刘儒生却在这个时候说:“江书记果真利害,强将手下无弱兵啊,看来今天,刘教授怕是挡不住了。”

        因为喝了酒,刘教授开始有些兴奋了,脸也红了起来,整个人就有些飘,说话就显得很兴奋,他望着梅洁说:“这美女一端杯,准能醉倒一大排啊,不过醉在石榴裙下,做鬼也值哦。”说着,竟然举杯要和江超群喝,江超群当然不甘落后,先给刘教授把酒倒酒,才给自己倒满说:“能够请得动京城的大教授,是我江某的荣幸,来,我敬大教授。”说着,又是一口干,这样一来,大家开始轮流给刘教授敬酒,而刘教授却是来者不拒,马英杰担心这样喝下去,刘教授会吃亏,于是说:“刘教授到秦县来了,秦县有很多特色菜,先尝尝秦县的特色菜,这酒嘛,就缓一会儿再喝。”

        马英杰一开口,梅洁又跳了出来,她这一回笑着望着女区长说:“马县长这一回为林子县立了大功,区长怕是要好好酬谢一下马县长吧?”

        梅洁话因一落,江超群也笑着说:“对了,马县长现在可是秦县的功臣,李局长、梅局长和区长都要给这位小兄弟敬一下,后生可畏啊,你们这几个大姐就得向小弟弟学习,学习了。当然啦,这经是不能取的,经验嘛就得好好总结、总结。”

        话一落,又是一阵哄笑。梅洁便带头给马英杰敬酒,马英杰没想到矛头对准了自己,这个时间,他是断然不能把自己喝醉的,因为他老觉得这中间有问题,具体是什么问题,他又不清楚。他把目光投向了李小梅,想让李小梅出来挡一下。李小梅这一回算是弄懂了马英杰的意思,站起来说:“江书记,要说敬酒,大家三个女下属,应该好好给您敬一敬,都是您领导有方,才有刘教授这样的大教授来到了秦县。至如马县长嘛,您说得对,他还是小弟弟,在这酒桌上,就数马县长年龄最小,而且还不是大家这一代的,虽然他是领导,可是,我还是认为这酒应该敬书记才对。”说完,故意把头偏向马英杰说:“您说呢?马县长。”

        马英杰赶紧说:“李局长说着,除了三个女将要给书记敬酒外,我也该给书记好好敬一杯。”说着,也替自己加满了酒。

        “你们今天这是怎么啦?大家都是来陪刘教授的哟,可别把方向开错了。再说了,秦县的人一直是好客、礼重。来,大家敬刘教授的酒。”江超群没办法,只得把酒往刘教授身上引,他知道,李小梅和马英杰在联手,这一对人一联手,就有些不好办。他要是和梅洁联手太明显,显然要这个场合不适宜。

        可梅洁不干了,她在酒桌上一直想出尽风头,可是第一炮被女区长抢了,她好不容易用三杯酒来了一个下马威,现在提议给马英杰敬酒,竟被李小梅搅了场子,心里便老大不痛快。

        小提示:电脑访问进www.xiaoshuozu.com  手机登陆m.xiaoshuozu.com

  /shu/8542/3988773.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