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我的极品女老师 > 第七卷三世情缘_第三千九百零七章 换人

第七卷三世情缘_第三千九百零七章 换人

        “你还不回来?要我让你去请你是吧?”夏长江盯着自己的儿子低声开口道。

        夏青心里着急得不行,要是我就这么死了的话,那么自己也活不了多久啊。

        但是现在夏青明显惹得自己的父亲生气了,父亲生气的后果将会是什么,夏青心里很明白。

        如果夏青还不赶紧回去的话,夏长江估计能在这个地方让夏青感觉到很难堪。

        夏青想了想,只能恨恨的看了我一眼,随后便悻悻的回到了夏长江的身边。

        “爸,我找他是……”

        “闭嘴!”

        夏长江狠狠的瞪了自己的儿子一眼,脸色看起来极为不好。

        夏青赶紧闭上了嘴巴,不敢惹得自己的父亲生气,心里却苦涩不已。

        如果我真的死在这里的话,自己怎么办?

        没有那个能用来解自己身上蛊的乐器,自己岂不是过不了多长时间就得下去与我见面了?

        夏青也不是没有试过怎么接触自己身上的蛊毒,他花了大价钱从苗疆请来了一个非常利害的草蛊婆,就想要将自己身上的蛊给解掉。

        结果那个草蛊婆却告诉夏青,这样的蛊不是她能够解得掉的,还说什么一个蛊师只会一种蛊,别人种下的蛊其他人很难去解掉,只能看种蛊的人的脸色行事。

        当时夏青便气得脸都快扭曲了,直接将那个草蛊婆给杀掉了。

        就算那个草蛊婆能够将夏青的蛊给解掉,夏青也不会将她再留在这个世界上。

        夏青是自己秘密见这个草蛊婆的,没有让任何人知道,他也不敢。

        如果自己中蛊的消息被传出去的话,夏青恐怕会陷入万劫不复之地,夏青可不会让自己失去所有,即使自己的性命都已经被我掌握在手中。

        夏青也明白,想要解掉自己身上的蛊,就必须拿到我用来控制这个蛊的乐器,夏青也想了很多办法都还没有开始实施呢,没想到我现在就要死在这个地方了,这怎么能让夏青不感觉到恐怖?

        不过夏青也不敢将自己中蛊的事情表现出来,否则马上夏家的一切东西都将与夏青不再有任何的关系。

        夏青心里还有一丝希翼,或许我将那个乐器放在家里也说不一定,等我死后自己过去搜寻一番不就行了?

        或许这能够起到一种安慰的效果,想到这个可能性,夏青的内心也渐渐的安稳了下来,站在自己父亲身边不再说话。

        “没事了吧?”公孙蓝兰眯着眼瞥了夏青一眼,开口询问道。

        夏青不敢直视公孙蓝兰的眼睛,他总感觉这个老女人能够看透自己的内心,闷声闷气的说道:“没事了。”

        “确定没事了?”公孙蓝兰再次反问。

        “大家可马上要下手了,到时候如果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你没有办,那就不能怪我了。”

        夏青心里暗恨,他听得出来公孙蓝兰这其实是在试探自己。

        刚才自己反常的行为想必已经引起这个女人的怀疑了,也不知道这个公孙蓝兰会不会猜到什么。

        夏青还没有说话呢,坐在轮椅上的夏长江便面无表情的开口道:“已经没事了,该动手就快动手吧,眼不见为净。”

        公孙蓝兰再次眯着眼打量了一番夏长江身后的夏青,这才笑着点头,随后便再次给孤灯和尚打了一个眼色,示意孤灯动手。

        “慢着!”

        此时再次一个人的声音响起,打断了孤灯和尚的动作。

        “怎么一到关键时刻谁都喜欢这样做?”公孙蓝兰有些不高兴了,接连两次被人给打断,公孙蓝兰能高兴起来才怪。

        公孙蓝兰转过头看着离自己不远的刘香兰,刚才出声打断孤灯和尚动作的人便是这个女人。

        “刘小姐,你难道也有什么东西想要找张成要吗?”公孙蓝兰眯着眼看着面前的刘香兰说道。

        “自然不是。”刘香兰摇了摇头。

        “哦?那刘小姐想要做什么?”公孙蓝兰再次询问。

        “我在想……大家是不是应该换一个人来做这件事情?”刘香兰瞥了孤灯和尚一眼,这才说出了自己心里的想法。

        听到刘香兰的话,蒋晴晴夏长江等人将目光放在了刘香兰的脸上,估计没有明白刘香兰这是什么意思吧?

        而公孙蓝兰的脸色则渐渐的冷了下来,看着刘香兰的目光之中充满了寒意。

        “刘小姐,我刚才询问过,你们谁要动手,你并没有吭声,是也不是?”公孙蓝兰缓缓开口道。

        “确实如此。”刘香兰点了点头。

        1更no新◇最√j快+m上

        “他们也不想将这口锅背在自己身上,所以我将这件事情给包揽了过来,是这样的吗?”公孙蓝兰再次问道。

        “是这样。”刘香兰再次点头。

        “那既然如此,为什么你现在还要提出这样的一个条件?怎么?当我是好欺负的?”公孙蓝兰脸上的笑意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语气之中还充满了让人几乎无法抗拒的威严。

        这个成名已久的女人,其身上还真有着一股很多上位者都无法企及的气场。

        “公孙阿姨误会了。”刘香兰倒是没有因为公孙蓝兰的这番话而感觉到生气,反而还笑了起来。

        “孤灯大师毕竟是一个出家人,做这等杀生的事情确实有些难为大师了,大家何不换一个对杀生没有忌讳的人来做这件事情呢?”

        “施主无需担心。”孤灯和尚单手成掌对着刘香兰做了一个揖。

        “贫僧做过的杀生的事情也不少,佛家讲究一个佛渡有缘人,贫僧这样的做法其实也是帮张施主渡了一程。”

        听到孤灯和尚的话,其他人脸上都带着古怪的表情。

        这个和尚的歪道理还真是让人都不知道该怎么反驳,将杀人说得如此好听,也不知道让佛祖听到了会不会吐血?

        “大师再怎样说也是出家人,做出这样的事情确实有些不妥,大家还是换一个人吧。”刘香兰坚持道。

        孤灯和尚没有再说话了,他再多说下去反而还会引起人的怀疑。

        “诸位觉得怎么样?”刘香兰没有再看孤灯和尚,扫视了周围一圈询问道。

        :

  /shu/908/10956786.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