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我的极品女老师 > 第四千七百三十九章 能够改变易湿的人!

第四千七百三十九章 能够改变易湿的人!

        我没有多想什么,毕竟现在我还有着其他的事情要做。

        “既然这个东西如此重要,那么你想要吗?”我对着易湿晃了晃手里的书籍询问道。

        “我要这个来干什么?”易湿摆了摆手开口道。

        “现在它可不适合我,而且我对这方面也没有过多的追求,这个东西对我来说

        确实没什么必要。”

        “既然如此,那我就有些疑惑了,为什么踏雪寻梅你不要,非要太玄针法的针

        谱呢?”我对着易湿询问道。

        “你刚才可是说得很果断,踏雪比太玄针法要珍贵得多,而你却从来没有奢望

        在我身上寻求这个东西,却一直想要太玄针法的针谱,这是为什么?”

        “这还能为什么?”易湿看了我一眼。

        “我对医学方面也有着深刻的研究,自然是想要研究研究这门失传已久的针法

        了。你也知道,人都是有上进心的,我年纪大了,但是我心还不老,我当然也有上

        进心了。”

        “你刚才可不是这样说的。”我继续对着易湿开口道。

        “你刚才说,对于你这个年纪你对武学方面已经没有了太多的追求,那时候你

        怎么没有表现出一副有上进心的模样?”

        易湿脸色不由得滞了滞,再次对着我开口道:“我现在对武学没有追求,不代

        表我对医学没有追求。”

        “这并不是真正的原因,我能够感受得出来。”我凝视着易湿的眼睛开口道。

        “那还能有什么原因?”易湿颇为郁闷的开口道。

        “什么话都被你给说了,那我还能说什么?你都将我的理由给否决了,那我再

        说一个理由出来,你是不是也要否决?”

        听到易湿这样的说明,我心里更加确定易湿是想要用太玄针法做些什么,只是

        不想对我表达出来罢了。

        “所以你想要用太玄针法救谁?”我直接对着易湿询问道。

        “当然是救呸!谁说要救谁了?”易湿下意识的就想要回答,不过很快就发现

        上了我的当赶紧改口,而我则笑眯眯的看着此时的易湿。

        “没有你这样套话的,你就说你给不给吧,不给我待会儿再问一遍。”易湿颇为

        不耐烦的开口道。

        “不说出用途,那我肯定要思考良久的,说不定到时候我给出的结果还不会让

        你感觉到满意。”我继续对着易湿开口道。

        “以前我教你东西的时候可是一点没有含糊,现在让你给我一点东西就那么

        难?真是白对你好了!”易湿没好气的骂道。

        “你要是说明用途,我也会一点不含糊的给。”我继续开口道。

        易湿沉默了下来,或许心里是在思考着要不要跟我说明白他内心之中的目的吧?

        过了好一会儿,易湿这才再次瞥了我一眼,对着我问道:“你真想知道?”

        “要不然我在这里问你这么久是为了什么?”我反问道。

        易湿有些无奈的叹了一口气,随后便朝着沙发上走去,还对着我招了招手开口

        道:“你过来。”

        我自然没有拒绝,走到易湿对面坐下,而此时的伦珠也知道有些话她听不得,

        就跟大家打了一声招呼然后就进入我的屋子里照看蒋晴晴去了。

        “说吧。”我看了对面的易湿一眼开口道。

        “还能为了什么?我就是想要去救一个人。”易湿回答道。

        “救谁?”我继续询问。

        “我已经将我的目的说给你听了,你怎么还要问?你这个人好烦。”易湿瞪了我

        一眼。

        “我再考虑考虑吧,你等着我考虑出结果。”我说着就要起身。

        “诶!”易湿赶紧叫住了我。

        “真是服了你了,其实也没谁,就是一个已经死去了几十年的人。”

        我不由得一愣,一个死去了几十年的人?

        死人?

        “你没开玩笑吧?”我诧异的看了看面前的易湿。

        “这个太玄针法再利害,也不可能生死人肉白骨。”

        “不是,我的意思是那个人其实不能算做已经去世了。”易湿想了想,随后便

        对着我说明道。

        “植物人?”我继续对着易湿询问道。

        “也不是植物人比植物人情况要更严重。”易湿想了想继续对着我开口道。

        “嗯?”我不由得挑了挑眉毛。

        “比植物人情况更严重?”

        “是的。”易湿看了我一眼,随后便再次点头道。

        “如果是植物人的话,至少还能够看得到生的希翼,而她那么多年了,我一

        直没有能够看到有任何的希翼。”

        易湿在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上的笑意也渐渐的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浓浓的怀

        念,我还是第一次在易湿这个不拘小节的邋遢男人脸上看到这样的表情,这让我再

        次微微一怔。

        “太玄针法真的有用吗?”我想了想,随后便继续对着易湿询问道。

        “我不知道。”易湿摇头道。

        “我使用过很多种方法,昆仑针法我也用过,对她没有任何效果,或许太玄

        针法能够起到效果吧?结果我每次用上一种新的方法都是这样安慰我自己的。”

        “那个人对你来说应该很重要吧?”我看着易湿的眼睛询问道。

        易湿没有说话,而是看着茶几像是在走神一般,这样的易湿我确实是第一次

        见,原来在易湿的心里,也有着如此一个能够轻易改变易湿的人存在。

        我没有再继续问下去,像是易湿这样的人,心里的秘密更不会容易跟别人说出来。

        我在自己的怀里摸了摸,随后便摸出来半本蓝皮书,这是我父亲给我的东西,

        而这个东西保了我的命,这一保就是三年多。

        “给你吧。”我将半本蓝皮书递到了易湿的面前。

        易湿疑惑的看了我一眼,对着我开口道:“这是针谱?”

        “对。”我点了点头开口道。

        “你不是说你已经将它给烧了吗?”易湿没好气的开口道。

        “刚好烧到针谱的前一页,你应该庆幸不是吗?”我笑着回答道。

        “你这个小子”易湿摇头笑骂道。

        不过易湿看了看我手上的半本书一眼,却并没有要伸出手接的意思。

  /shu/908/21270423.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