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我的极品女老师 > 第五千六百二十章 谁才是玉镯子的主人?

第五千六百二十章 谁才是玉镯子的主人?

        “我没说我要去见她啊。”我不由得郁闷道。

        “再说了,就算我要去见宋思思,她本人还不一定想见到我呢,这种事情谁说得准?”

        我嘴上虽然这样说,不过此时的我心里却在想着应该用什么样的方法能够与宋思思见上一面。

        当然,见上一面并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用什么样的方法才能够避免我与宋思思见面的时候不会直接打起来,想想这一点还真是有点难办到。

        武舞就像是能够看得清楚此时的我心里在想些什么一般,只是轻声笑了笑,也没有继续劝我。

        “我总觉得这种可能性也不是很大。”思考了好一会儿以后,我便再次对着武舞开口道。“如果宋思思真想要从你手上将玉镯给抢走的话,宋思思早就应该出手了才对。宋思思的实力……我只能说非常恐怖,以前与宋思思共事的时候我便有过这样的认知,而与宋思思分开以后,这个女人表现出来的实力更加恐怖,就凭借我在你身边安排的那些人手想要阻拦一心抢夺你手上玉镯的宋思思无疑于是痴人说梦。如果宋思思真的很想要夺得这玉镯的话,那个时候她就应该会出手了才对,怎么宋思

        思偏偏要等到今天,等到我回来的时候当着我的面对你出手?并且扬言要将玉镯拿回去呢?这都不叫打草惊蛇了,这甚至就像在提醒我一样。”

        “或许这也是她的目的呢?”武舞回答道。

        “目的?什么目的?”我愣了愣,一时间还没有反应过来武舞所说的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刚才不是说……宋思思一直在跟踪你的目的很有可能就是你手上的玉镯吗?”

        “对呀。”武舞再次点头。

        “不过根据你的分析,你觉得宋思思有没有可能是想要借这样的机会提醒我,这玉镯其实不仅她需要,别人也有可能从我手上夺得,所以她才会借此方法来提醒?”

        “这……”我不由得犹豫了一番,随后便转过头看了看武舞。

        “宋思思能有这么好心吗?我怎么就看不出来?”

        “我这也不是猜想嘛?事实当然不一定像是我猜测的这样,我只是根据实际情况猜测这种情况非常具有可能性罢了。”武舞再次轻笑了一声。

        听到武舞的话,此时的我继续思考了一会儿,随后便再次开口道:“好吧,有机会我去问下她的,如果宋思思愿意回答我的话。”

        武舞点了点头,像是对这件事情放下心来了一般,这也让我感觉到意外不已,也不知道武舞到底是出于什么样的心理,为什么会对宋思思的事情如此上心。

        “对了。”我再次想到了什么。

        “我一直没有弄明白一件事情,刚才在机场的时候,宋思思扬言要拿走你手上的玉镯,甚至还说这玉镯原本是属于她的,这是个什么道理?玉镯什么时候是她的东西了?”

        “你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武舞转过头撇了我一眼,俏脸带着莫名的笑意。

        武舞的这个表现让我感觉到更加一头雾水,吞了吞口水随后便对着武舞反问道:“这个……我应该知道吗?”

        “你当然应该知道了。”武舞白了我一眼,随后便将自己洁白的手腕抬在了起来,那晶莹剔透的玉镯就这样呈现在了我的眼前。

        武舞晃了晃自己手上的玉镯,随后便对着我询问道:“这个玉镯是哪来的?”

        “我妈留下来的啊,你不是知道吗?”我有些疑惑的看着武舞询问道,心想武舞平时不是最宝贝她手上的这个玉镯子吗?关于这个玉镯武舞应该是再了解不过了,怎么现在还问我这么奇怪的问题?

        “我当然知道了。”武舞回答道。

        “那你还问?”

        “我这不是在跟你分析宋思思为什么要说这玉镯子是哪来的吗?少打岔!”武舞很是无奈的开口道,很少见的凶了我一下,这也让我乖乖闭嘴了,没敢再问一些奇怪的问题。

        “我再问你,这是咱妈留给我的吗?”武舞继续道。

        “这当然了,还用说?”我回答道,如果不是担心武舞生气会打我,我还真想伸出手背去摸摸武舞的额头,看武舞是不是发烧烧坏脑袋了,怎么会问这种问题出来。

        “可是……咱妈从来没有见过我啊。”武舞继续无奈道。

        面对武舞的这句话我更加的茫然了,心想武舞这到底是怎么了?她到底想要表达什么啊?

        “这……武舞,你想要说什么啊?”我没办法,只能直接对武舞询问道。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这是咱妈留给她未来儿媳妇的,对吧?”武舞没有理会我,而是继续提出了这种莫名其妙的问题。

        “是啊,她儿媳妇不就是你吗?这个玉镯所以也就是你的东西了。”我也只好顺着武舞回答道,我倒是想要看看武舞这个时候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可是我刚才就说过了,咱妈生前可从来没有见过我,所以她不一定真的是将玉镯留给我的。”武舞此时颇为认真的看着我的眼睛开口道。

        “听不懂。”我想了想,随后便摇了摇头无奈的对着武舞开口道。

        同样是地球人,同样说着华夏语,我怎么就是听不明白武舞所说的话呢?难道是我脑子不够用了?

        武舞再次对着我翻了翻白眼,随后便再次晃动着手上的玉镯开口道:“笨!我都说到这里了你还听不懂?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啊?笨死你得了!”

        此时的我不由得委屈的撇了撇嘴,女人的心思还真是难猜,猜自己女人平时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估计是男人这一辈子干过最多的事情吧?

        “我问你,母亲她在生前……是不是一直将宋思思看作是她的儿媳妇?”武舞也没有再跟我绕圈子了,直接切入了主题之中。“呃!这个……我就不知道了,那得去问我妈。”我有些心虚的看了武舞一眼,心想武舞不会是因为这个事情吃醋了吧?我刚才还在想着武舞好像对什么事情都不会吃醋。

  https://www.xiaoshuozu.com/shu/908/21271475.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