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我的极品女老师 > 第五卷武舞之命上卷_第二千一百四十二章 最难的曲子

第五卷武舞之命上卷_第二千一百四十二章 最难的曲子

        广陵散是一霸气十足的曲子,相传是描写战国时代铸剑工匠之子聂政为报杀父之仇,刺死韩王,然后自杀的悲壮故事,所以要弹出广陵散中的那种悲壮豪迈霸气的味道没有到一定的级别是根本不行的。

        不然,这广陵散也不可能是古琴十级的必考曲目!当然,虽然很多人能够考过古琴十级,但广陵散的真正味道,可不是谁都能够弹出来的,就拿眼前的许萌厅来说,我相信以他的经历,根本弹不出广陵散的真正味道。

        这广陵散,我是跟我妈学的,我初中毕业之后,琴技已经炉火纯青,但是我依旧弹奏不出广陵散的那种杀伐悲壮的味道,因为我还没经历过生死,在后面经历了各种生死的事情之后,我才逐渐品味了一些东西,所以这广陵散的味道,也就能够弹奏出来了。

        我选择广陵散的另外一个原因,也是因为广陵散比较容易听出琴技的高低来,毕竟广陵散是一比较大型的曲子。

        只有经历过生死之后我还是比较钟情于广陵散的,因为那种悲壮愤怒豪迈的味道让我沉迷,每次弹完广陵散,我都会有一种上天下地唯我独尊的感觉,就如同站高山之巅一样,一个字爽。

        许萌厅的眼睛盯着我,冷笑说:“行,既然你选择广陵散,那咱们就弹广陵散!”当着所有人的面,我缓缓的坐了下来。

        和许萌厅相对而坐,隔着一定的距离,许萌厅背负的琴是一把落霞式的古琴,而我手里的则是仲尼式古琴。

        其实最适合弹奏广陵散的,是我妈妈留给我的那把伏羲氏古琴,嚣张霸道,真正符合了广陵散的杀伐之气。

        坐下之后,我连续深呼吸三次,进入状态之后,我伸出手抚摸着这尊仲尼式古琴,感受着琴传给我的信息,享受着这种感觉,如同和自己亲密的朋友悄悄细语,我不禁沉浸在自己的精神世界里面。

        看到我这样坐在古琴面前,气质和之前截然不同之后,高念珊的眼睛也在这一刻突然的大放异彩,从她的眼神来看,好像更加期待这一场斗琴表演!

        我妈说,当你摸琴的时候,你就已经和琴是一起了,调整呼吸,闭上眼睛,进入琴的世界,感受它的存在,告诉我,你想要什么。

        “许大师,告诉他什么才是古琴。”纳兰狂看着自认为装模作样的我,丝毫不屑的说道,估计纳兰狂想不到我这么年轻的一个小辈,能够打败我从京城请来的高手。

        开始!许萌厅看着气场生了变化的我,他的眉头皱了起来,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因为他能感受到我带给我的威胁。

        铮!当我弹出第一个音节的时候,人已经彻底的融入了自己的世界,外界是什么样子我已经不知道了。

        第一个音节,就让我进入了状态。广陵散是激昂,慷慨的,它是一带有杀伐气息的乐曲,它能摄人心魂,激出弹琴人内心最深处的愤怒,让琴把那愤怒宣泄出去,我就是想要琴把自己压抑的愤怒宣泄出去。

        我想到了自己的人生,想到了武舞,想到了我背负的一切,老张家的辉煌,现在就靠我一步一步的走出去,我也想到了我妈的仇恨,张家的仇恨。

        这一切的一切,都让我可以宣泄!选广陵散,就是因为我内心压抑了很长时间的那些东西要宣泄出来,不然会把我憋出事情来。

        此时此刻的我并不知道,外面的人,他们的脸上充满了惊讶。而许萌厅早已经停下了,眼神忧郁的看着依旧闭眼弹琴的我,有佩服有羡慕有嫉妒和不甘。

        许萌厅可以弹下广陵散,但是弹不出广陵散的真正味道,现在被我这么一弹,他根本无法进入状态去弹奏,因为我的琴声,已经彻底的盖住了他的琴声,影响了他的心性。

        “许大师,你怎么停下了?”

        “对啊,许大师,你怎么停下不弹了?”一些不太懂音律的人,一脸茫然的看向许萌厅,而音律组的那些,对古琴了解的人,则是心中已经明白了胜负。

        他们感受得出来,我的琴法之高深,手法之细腻,意境之深远,就如同那些大师们一样,我不是一个人,我是和琴融入了一起,这就是古琴的最高境界。

        小的时候,在凤凰村,我被我妈妈逼迫练习古琴,一向宠溺我的妈妈在音律方面却对我要求极为严格,从小就逼着我打谱,那个时候我还不太了解我妈妈的用意,但在五音六律真正出现的时候,我才知道,我妈妈交给我音律,为的就是让我有控制五音六律的资本。

        这个世界上,最难弹奏的曲子是什么?不是广陵散!也不是第一古琴曲《碣石调幽兰》而是五音六律!

        和所有人不同的是,高念珊也闭着眼睛,因为高念珊静下了心来听我琴中所要表达的意思,对生活的不甘,对命运的反抗,以及对人生的自嘲,高念珊不知不觉中已经融入了我的世界,她好像读懂了我的琴,好像能看到我站在高山之巅上仰天怒吼的场面,那是多么的悲壮,那是多么的伤心,那又是多么的豪迈,如同聂政刺韩王,靳柯刺秦王一样的落寞伤感。

        终于,当我最后一个音节弹完的时候,缓缓的落手,所有人都已经被震撼的说不出话来。

        毫无悬念,在场的懂琴的已经知道谁输谁赢了,将广陵散演绎的淋漓尽致的我和刚开始一段时间就已经弹不下去的许萌厅根本就不是一个层次的,两个人根本就没有可比性。

        我又重重的吐出了三口气,为的就是不要让自己继续沉溺在精神世界中,那样对自己的心境会造成很大的伤害,影响到自己的现实生活。

        “千年后重听此曲,不能不念及聂政,不能不遥想嵇康。”高念珊睁开了眼睛,自言自语的说道。

        站在一旁的高诗梦听到了之后,也就说道:“怎么样小姑姑,张成利害吧?”

        “嗯!”这一次,高念珊出奇的没有反驳!

        :

  https://www.xiaoshuozu.com/shu/908/9526402.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