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我的极品女老师 > 第六卷武舞之命下卷_第二千八百七十一章 逼供

第六卷武舞之命下卷_第二千八百七十一章 逼供

        虽然这种方法确实是很变态,恐怕对比于络腮胡用工具直接敲掉蒋明川的膝盖骨也不遑多让吧?

        不过这种刑罚又不是用在我身上,而是用在我需要逼供的阴七身上,我大不了当一个实行者或者旁观者不就行了?

        阴七的出现让我愈的想要了解六律两个部门中的信息了,而现在最了解其中信息的宋思思已经叛变,六阴律与六阳律也被宋思思给带走了。

        现在好容易让阴七落在了我的手里,我自然是要在阴七身上掏出我想要的才行!

        “少主,我身上没有带银针。”羽风对着我回答道。

        我郁闷的看了羽风一眼,心想你没带银针说可以用针罚干嘛?这不是浪费表情么?

        不过我想了想,然后再次咧嘴一笑,对着羽风说道:“你出去找那个大胡子,他应该可以给你找来银针……记住,一定要越长越好!”

        “是!”羽风回答道,然后便看了阴七一眼,目光之中带着些许怜悯。

        虽然羽风没有体验过针罚是什么样的感受,但是羽风却亲眼见到过五音六律以前用针罚逼供的手段。

        五音六律关押的人,哪个不是亡命天涯的危险人物?那些人连命都不要了,还会怕那些常规的逼供手段?

        一开始那些人嘴确实硬得不行,但是无一不是败在针罚之下。

        甚至那些人在体验针罚痛苦的表情与尖叫声都让人感觉无比的恐怖,可想而知这个针罚到底有着怎样的痛苦。

        阴七虽然已经跟随鱼玄机叛变了张家,但是好歹也是同一个组织的人。

        羽风心里也有些不忍,不过想着是我的命令,羽风也不得不去实行。

        然后羽风便走出了房间,而我则一直打量着还躺在沙上的阴七,倒是没有再问什么了。

        羽风所说的针罚,我光是听着都感觉头皮麻到不行,要是待会儿用在阴七的身上阴七还能表现出如此镇定的话,那我就算是彻底服他了!

        很快,羽风手里便拿着一块白布走了进来。

        羽风将白布放在了茶几上然后摊开,里面全是又细又长的银针。

        “如果你现在决定要告诉我的话,我可以将这些银针给收回去。”我站在原地俯视着阴七开口说道。

        阴七还是那副样子,根本都不愿意睁开眼睛,更别说回答我的话了。

        我眼睛眯了起来,然后便缓缓点了点头,笑着开口道:“既然你这么硬气,那待会儿就不要怪我了……羽风,用刑吧!”

        羽风点了点头,走到阴七面前蹲下,先是一拳打在了阴七的下巴上,然后便伸出手捏住了阴七的嘴巴打开往里面看了看,应该是在检查阴七的牙齿有没有藏毒。

        很多神秘的大组织对其中的成员都有着严格的洗脑程序,如果成员任务失败并且落在敌人手里的话,为了不让敌人逼供从而得知组织里面的秘密,都会在成员的口腔内安上一颗毒牙。

        若是成员被捕或者被严刑逼供的话,他们可以直接咬掉毒牙然后马上死亡,不给敌人留下任何可乘之机。

        这种方式我在欧洲便见过一次,欧洲那个神秘组织的成员,不就是在任务失败的时候咬掉毒牙自尽的吗?

        当时我就觉得欧洲神秘组织里边的全是特么的不要命的疯子!

        看来这个羽风也是一个逼供高手啊,这种细节都能够注意到,羽风平时应该没少逼问过别人。

        羽风看了老半天,然后便收回了自己的目光,看来阴七的口腔里面并没有藏有毒牙,这也就代表着待会儿怎样折磨阴七他也只能硬着头皮承受了。

        除非阴七招供或者咬舌自尽。

        不过羽风显然刚才便想到了后者,刚才一拳头就已经将阴七的下巴给干脱臼了,阴七根本不可能使得上力咬舌自尽。

        想通了羽风在这些细节上的处理,我不由得满意的点了点头。

        看来五音六律中人都是宝啊,似乎什么东西都精通,连逼供都这么拿手。

        羽风在做完这一切之后呢,然后便出手一指头杵在了了阴七的右肩膀处的一个穴位,这能怪让阴七短时间内整条右手臂都使不上任何力,不会让羽风在使用针罚的时候阴七乱动从而导致针罚失败,但是却能够让阴七感知到手臂以及手掌上面传来的痛苦,这简直是使用针罚的最佳搭档。

        此时站在一旁的我一直观察着躺在沙上的阴七脸上的表情,显然现在阴七心里是极为不平静的。

        看来身为五音六律中人的阴七对针罚也应该很了解,这样对我来说自然是最好不过了。

        然后羽风便抽出了一根银针,对准了阴七的食指,慢慢的插了进去。

        “啊!”

        羽风才插入一丁点,阴七便痛苦的叫出了声,脸上的表情扭曲至极,双眼眼球就如同快要挣脱眼眶了一般,里面布满了血丝。

        十指连心的痛苦让阴七根本承受不了,想要挣扎手臂却使不上任何力气,只能默默的承受着这仿佛为世界上最强烈的痛苦。

        刚才在络腮胡各种虐人手段中,阴七一直表现得很强硬,整个过程下来竟然没有痛叫出声。

        没想到这次换上真正的酷刑针罚之后,阴七的所有防线瞬间崩溃了,看来这个针罚果然不虚其名啊!

        羽风停了下来,伸出手将阴七脱臼的下巴给接上,然后便抬起头看了我一眼,示意我现在可以问了。

        我对着羽风点了点头,然后便再次将目光放在了阴七的身上,开口问道:“现在可以说了吗?”

        阴七充满了血丝的眼睛看了我一眼,看上去极为恐怕,就如同一头飚的野兽一般。

        不过随后阴七就没有下文了,看来还是准备嘴硬下去。

        我冷笑出声,对着羽风打了个眼色,然后羽风便手持着银针再次朝里面推进。

        阴七也继续痛叫出声,因为这次羽风更加用力的原因,阴七直接痛得眼泪和鼻涕一起流了出来,可想而知这个针罚的可怕之处!

        “我说!我说!”阴七最后的防线终于被突破了,大声对着我呼喊道。

        :

  https://www.xiaoshuozu.com/shu/908/9536901.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