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我的极品女老师 > 第六卷武舞之命下卷_第二千八百八十五章 幸福

第六卷武舞之命下卷_第二千八百八十五章 幸福

        东北,江边村。

        挂掉了电话,张鸿才看着手里的手机呆,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

        此时,一个长飘飘身着一身白色古装就如同画中走出来的男子正站在门口,看着张鸿才一脸若有所思。

        张鸿才自然是现了来者,转过头瞥了这个男人一眼,然后便伸出手做出一个邀请的手势,示意男人坐在张鸿才对面的位置上。

        男人倒是并没有不给张鸿才面子的意思,挪步走到了桌子旁边,并且坐了下来。

        “苦大师,我能否请教你一个问题?”张鸿才拿起茶壶给苦大师的面前的茶杯续上了一杯茶水。

        苦大师微微点头,并没有说话。

        苦大师本身就不是一个话多的人,在不需要说话表达的时候,他都是尽量不会说话的。

        张鸿才自然是习惯了苦大师这种态度,倒是并没有太过在意,而是提出了自己的疑问:“苦大师见多识广,想必你也听说过一种很奇怪的情绪爆的状态吧?”

        苦大师这才来了兴趣,抬起头看了张鸿才一眼,这才开口道:“具体是什么样的表现?”

        “就是心中会有着一股暴戾之气,平时不会作,但是受到情绪波动的时候,它就会彻底吞噬人的理智,从而变得疯狂无比,做什么事情都不会考虑后果,眼中不会有任何感情所在。”张鸿才想了想,然后便对着苦大师描述道。

        听到张鸿才的话,苦大师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谁沾惹上这种事情了?张成?还是你?”苦大师看着张鸿才询问道。

        张鸿才嘴角微微勾了勾,对着苦大师说道:“如果我说大家两父子都沾惹上了,你会相信么?”

        苦大师的眉头不由得皱得更加利害了,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上下打量着张鸿才,这才缓缓开口道:“现在的你和多年前我听说过的你确实大相径庭,我之前还疑惑,到底有着怎样的因素会彻底改变一个人,没想到你竟然是因为这个。”

        张鸿才脸上倒是并没有露出过多的情绪,端起茶杯微微抿了一口,再次开口道:“这种情绪爆确实很可怕,据我所知这是控制不了的,所以这些年我只能打磨自己的性子,不让自己再次做出让人感到悔恨的事情。”

        苦大师颇为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怪不得上次中了夏长江的暗枪,张鸿才并没有脾气,就连苦大师都感觉夏长江着实该杀,最终却只是捏断了夏长江的一只手腕而已。

        都以为张鸿才那是脾气好,原来竟然是不敢也不能让自己情绪太过波动,否则的话事情将会变得糟糕无比。

        不过能够做到即使挨了暗枪也不会有丝毫情绪波动的地步,张鸿才控制自己情绪的能力果然了得,想必这些年张鸿才一直在做着这样的努力吧?

        “看起来你做得很好。”苦大师倒是颇为赞赏的对着张鸿才点了点头说道。

        张鸿才摆了摆手,开口说道:“我现在做得好不好没有丝毫用处,因为我已经习惯了。我现在最担心的还是张成,他竟然也招惹上了这样的毛病,我早该想到的啊!”

        张鸿才说完便叹了一口气,张鸿才经历过这样的事情,虽然张鸿才已经有十多年未曾作过了,但是张鸿才知道,这个因素会一直伴随着自己,恐怕下半辈子也不会消失吧?

        只是当年唐幻秋死后,张鸿才一直处于悲伤以及急迫的想要了解到唐幻秋的死亡真相的心理之中,张鸿才哪里能够想到,当时那么小的我竟然也被种上了暴戾的种子?

        “竟然是这样!”苦大师眯着眼开口道。

        “哦?苦大师也早就现了吗?”张鸿才看着苦大师问道。

        苦大师微微摇头,对着张鸿才说道:“以前我看张成的面相的时候,确实现了张成心底隐藏着一股极为躁动的情绪,当时我就感觉这将是张成人生之中的变数,只是当时有着天府星贵人在张成身边守候着,这个变数不一定会出现,没想到现在终究还是爆了。这……难道跟令妻的死亡有关?”

        听到苦大师的话,张鸿才微微点了点头,对着苦大师说明道:“确实如此,八年前便已经埋下了种子,八年后的今天终于结果。然而八年前的张成只是一个十四岁的孩子,我没想到一个孩子也能招惹上这样的毛病。”

        说到这里的时候,张鸿才语气之中还带着些许愧疚。

        “这种情绪爆其实也算是一种病。”苦大师说明道。

        “它是由受到了心灵的极度扭曲变形而产生的一种深埋在内心深处的心病,能够让人的心灵产生如此扭曲的事情,一定是经历过非常痛苦的大绝望才有可能导致的,而且几率非常低。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张成与令妻的感情应该是非常深的吧?”

        张鸿才点头,脸上还带着浓重的怀念之色。

        他知道大小我就跟我妈亲近,我妈教我那么多东西,我都毫无怨言的接受了。

        “这种病的入侵是不分年纪的,只不过张成这种隐藏了八年之久才出现情绪爆的情况实属罕见,当年的你隐藏了多久?”苦大师问道。

        张鸿才想了想,然后便回答道:“六年吧。”

        “你们两父子的潜伏期都很长。”苦大师说道。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跟身边的人有着极强的关系。张成经历过大绝望没有立即情绪爆是因为身边一直有着天府星贵人陪伴着,而你当初经历过大绝望之后,应该也有一个对你来说很重要的人陪伴在你身边吧?”

        张鸿才想了想,然后便微微笑了笑点头说道:“这是自然。”

        如果我在场的话,我一定会被此时的我爸给震惊到。

        因为多年未曾笑过的我爸,此刻竟然露出了笑容?而且我爸的笑容看上去竟然那么自然,就如同回忆到了当初的什么事情一般。

        苦大师自然也是观察到了张鸿才的脸色,微微笑了笑开口道:“看来令妻跟着你应该很幸福。”

        :

  https://www.xiaoshuozu.com/shu/908/9536915.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