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我的极品女老师 > 第六卷武舞之命下卷_第二千八百八十六章 劫难

第六卷武舞之命下卷_第二千八百八十六章 劫难

        听到苦大师的话,张鸿才再次开口说道:“或许吧,她跟着我从来都是没有任何怨言的,只是我辜负她的实在是太多。”

        说到这里的时候呢,张鸿才脸上多了几分惆怅,不过很快这丝惆怅便消失了,张鸿才再一次恢复了正常,对着苦大师问道:“苦大师,那么这种病,是否有治愈的可能性?”

        “只要是病,都有治愈的可能性。”苦大师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开口道。

        “哦?”张鸿才来了兴趣。

        “你是说……这种情况其实是可以避免的?”

        这种情绪跟随了张鸿才几十年,张鸿才也找过很多年的治愈方法,但是并没有任何办法可以完全驱散心中的那丝暴戾。

        它就如同生了根一般,就是待在身体里面不出去,怎么赶也赶不走。

        不过这些年来,张鸿才倒是将自己的性子打磨得很好,甚至张鸿才都记不清上一次生气是什么时候了。

        “避免自然是可以的,就如同你所说的方法一般,不生气,没有任何情绪波动,心中的这股暴戾情绪自然不会爆出来。”苦大师微笑着说明道。

        “是否还有其他的方法,比如彻底打散这心中的一丝丝暴戾呢?”张鸿才再次问道。

        张鸿才知道我现在还正是年轻气盛的时候,当然是不可能那么容易做到就跟老头儿一样修身养性打磨自己性子的。

        如果不将自己心中那丝暴戾彻底打散的话,张鸿才知道以我现在的性格,很容易做出让自己感到终生悔恨的事情,到时候心智再不过关,就算是恢复了理智,恐怕整个人生也就毁了。

        “如果我说你们两父子都有着治疗的可能性,但是你却错过了,你会有什么感想?”苦大师想了想,并没有直接回答张鸿才的话,而是如此问道。

        虽然张鸿才不知道苦大师到底在卖什么关子,不过张鸿才还是想也没想便开口道:“我自然是无所谓的,只要张成能够得以治愈,那我也就放心了。”

        苦大师看了张鸿才一眼,这才开口说道:“其实想要治愈这种病的关键在于一直待在患者身边的那个至关重要的贵人,以及曲折痛苦的过程。”

        “颜麝?”张鸿才皱着眉头问道。

        “如果你说的是那个天府星贵人的话,那么答案便是正确的。”苦大师笑着说道。

        “当然,当年陪在你身边的令妻也能够帮助你治愈这种病,但是如今令妻已经仙逝,可能你这辈子就只能跟它打交道了,不过还好的是,你在控制情绪这方面做得很好。”

        听到苦大师的话,张鸿才眼角处闪过一丝悲切,不过很快便掩饰住了。

        “我倒是不在意,只要张成能够克服它就行。”张鸿才微微扯了扯嘴角说道。

        “既然有了颜麝那丫头在张成的身边,又能够有着怎样的办法帮助张成克服它呢?”

        “我刚才说过了,曲折痛苦的过程,这是必须要经历的。”苦大师开口道。

        “这是何解?”张鸿才微微皱起了眉头,听上去好像并不是那么简单的。

        “既然这丝暴戾是经过大绝望产生的,那么就应该经历大绝望结束。”苦大师回答道。

        张鸿才愣了愣,然后便再次开口道:“为何会这样做?难道绝望不应该让这丝情绪更加的恶化下去吗?”

        “非也!”苦大师摇了摇头。

        “我所说的大绝望,是指让人如同凤凰一般在浴火中死亡,又让他在浴火中重生,并且这必须牵扯到那位天府星贵人,这样才能够让张成重新洗礼。只是这样做还有着不可预判的因素,那就是张成会洗礼成怎样的一个人,是没有任何人能够得知的。或许能够成为九天之上的凤凰,或许……会成为冷血无情的恶魔,这无从得知,完全看当时的张成会有着怎样的心性。”

        听到苦大师的这番话,张鸿才的额头上竟然微微冒出了一些冷汗。

        苦大师所说的这些,实在是太过冒险,想要彻底治愈这个所谓的病,还得考虑到如此之多的不可抗拒的因素,甚至看起来,经过这样的‘治疗’,还不如不治疗来得好。

        想到这里,张鸿才微微叹了一口气,对着苦大师说道:“看来这种方法不适合张成,只能让他走一步看一步了。”

        苦大师瞥了张鸿才一眼,微微笑道:“你看得很透彻,现在也只能希翼张成身边的那个天府星贵人能够多压制它几年了,如果张成能够成长到不再冲动的年纪,学会了真正的修身养性,用你这种方法来控制自己情绪也是一种很不错的选择。”

        张鸿才点了点头,看来是同意了苦大师的这个观点,再次开口道:“只是希翼,在这期间不要出什么事情才好,免得……”

        张鸿才像是回忆起了什么,不过最后还是没有说出他原本想说的话。

        苦大师自然是现了张鸿才的异样,不过并没有多问什么,苦大师可不是一个打破沙锅问到底的人。

        苦大师想了想,然后便对着张鸿才说道:“要不……我帮帮他?”

        听到苦大师的话,张鸿才诧异的看了苦大师一眼,开口询问道:“你怎么帮?”

        苦大师面色严肃,对着张鸿才说道:“前些日子我夜观天象,现紫微星偏宫,在不久的将来,张成恐有一劫!”

        “嗯?什么劫?”张鸿才皱着眉头询问道。

        “足以改变其人生轨迹之大劫。”苦大师再次说道。

        “怎么会这样?”张鸿才脸色变得微微有些难看。

        “别急。”苦大师瞥了张鸿才一眼。

        “这种劫难并不是致命的,反而还有可能对张成有着难以想象的益处。”

        张鸿才脸色这才缓解了下来,想了想然后便对着苦大师问道:“怎么帮?”

        “自然是帮他得到这份益处。”苦大师说明道。

        “劫难前还是劫难后?”

        “劫难后。”

        听到苦大师的话,张鸿才起身,对着苦大师微微鞠了一躬开口道:“感激不尽!”

        :

  /shu/908/9536916.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