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我的极品女老师 > 第六卷武舞之命下卷_第二千九百九十九章 奇特手法

第六卷武舞之命下卷_第二千九百九十九章 奇特手法

        这个蒋明池很明显是故意跟随着我和蒋晴晴身后走进这家餐厅的,他的目的看上去好像也是冲着蒋晴晴来的。

        我隐隐的感觉到,蒋晴晴和蒋明池之间可能还有着什么不可化解的矛盾,要不然蒋晴晴不会对蒋明池有着刚开始那样的态度。

        我心里甚至都在相信,蒋晴晴确实是不喜欢在她之前的那个位置上面待着。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蒋晴晴也不会对抢夺了她位置的蒋明池有着这种表现才对。

        但是我看得出来,蒋晴晴内心深处确实对这个蒋明池有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恨意,尽管蒋晴晴并没有表现出来,不过我却能够从蒋晴晴的眼神之中感受得到。

        而且蒋明池也分明对蒋晴晴忌惮不已,甚至刚才蒋明池还威胁蒋晴晴离开魔都,如果蒋明池不是怕的话,他又怎么可能会对蒋晴晴这样威胁呢?

        按理说蒋晴晴只是一个蒋家的私生女,而蒋明池却是牵动着所有人眼球的蒋家大公子,甚至还是蒋家年轻一代的家主继承人。

        这样的两个人在家族之中,地位显然是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上。

        但是蒋明池却对蒋晴晴这样的一个私生女感到忌惮不已,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难道就是因为蒋晴晴很受蒋老爷子重用吗?

        蒋明池到底在担心什么?

        这种事情我问蒋明池肯定是问不出来什么的,蒋明池刚刚才被我往死里揍了一顿现在正躺在地上装死呢,我估计蒋明池都恨不得将我给干掉,我还想着他给我说出答案呢?这显然是做梦。

        所以我现在还是决定不再不依不饶下去,放蒋明池一马。

        反正蒋明池刚才估计也吃到苦头了,而我又不是什么不好说话的人。

        其实我的主要目的还是为了询问蒋晴晴这些事情,还有蒋明池所说的那个日记本。

        尽管我知道蒋晴晴将这些事情告诉我的可能性也不大,不过总得要试试吧?

        万一蒋晴晴开窍了呢?

        所以现在将蒋明池给弄走是很明智的选择,我总不能在这种时候去问蒋晴晴吧?

        而雁荡伤则微微点了点头说了声当然,然后便转过头走到了蒋明池的身边蹲下。

        此时的蒋明池脸色苍白,额头上都渐渐的渗出了汗水,显然是被我刚才的暴力手段给痛的,我估计我这样做能够给蒋明池一点小小的教训了吧?

        恐怕蒋明池以后应该不会随意骂别人家人了。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这样算来我还算是做了一件好事了。

        蒋明池现在显然是痛得不能走路了,而雁荡伤却并没有为此皱眉,而是伸出手在蒋明池身上的几处地方拿捏了几下,手法非常奇特,也迅无比。

        我感觉到这种手法可能非常实用,然后我就想要用眼睛将这套手法给记下来。

        毕竟对方可是剑神啊,会的一些东西估计拿出一丁点出来都能让普通人受用一辈子了。

        不过雁荡伤的手法实在是太奇特,也非常复杂,甚至度还快到不行,简直让人感觉到肉眼难辨。

        我奇怪的是,一套如此复杂的手法,这个雁荡伤是怎么做到这种度之下完成的?

        难道雁荡伤活了这么多年,不会一直都是单身吧?

        如果不是单身几十年的手,怎么可能会这么快?

        反正我是没有将这套手法给记下来,甚至我都没有看清楚,还谈什么记不记的?

        “你看清楚了么?”我对着身边的乌恩其开口问道。

        乌恩其显然也现了我刚刚现的问题,所以从雁荡伤施展这套手法的时候开始,眼睛就一眨不眨的看着雁荡伤的手。

        看来乌恩其也想要从这个剑神身上学到一点东西。

        而乌恩其则缓缓摇了摇头,对着我说道:“不行,看不清楚,他的手法实在是太快了。”

        连乌恩其都看不清楚?

        乌恩其的身手与境界显然要高我一个档次,没想到连乌恩其都看不清楚,看来是这个雁荡伤故意做这么快的。

        这让我心里郁闷不已,心想你搞这么快干嘛?生怕被人学走了?

        果然,在雁荡伤施展这套手法的同时,蒋明池皱着的眉头也渐渐的舒展开来,脸色也慢慢的恢复了血色,显然是从痛楚当中恢复了正常。

        这也太神奇了吧?

        这个手法还能让人丢掉痛苦吗?

        这简直让人感到难以置信啊。

        如果不是要脸的话,我都想上去问问雁荡伤这是怎么做到的,能不能也教教我什么的。

        这很明显是一套很有用的手法,要是在和人战斗之中,我能够快让自己身上的痛感消失的话,那我岂不是占了大便宜?

        不过雁荡伤显然不会告诉我这个东西,毕竟雁荡伤是蒋家的高手,又不是张家的高手,他怎么可能会教我这个?

        所以我也就打消了这个没出息的念头。

        小点点应该会这种奇怪的这丫头。

        很快,雁荡伤的手法停了下来,而蒋明池也渐渐的恢复了正常,从地上站了起来。

        “先生,谢谢你。”蒋明池对着雁荡伤微微点头道谢。

        雁荡伤笑着摆了摆手说了声不碍事,看来这个雁荡伤在蒋家的地位应该很高啊,连蒋明池都对雁荡伤如此敬重。

        不过想想我也就释然了,雁荡伤可是蒋家第一高手,有着这种地位的人,怎能不受到别人的尊重?

        蒋明池看了我一眼,眼中充满了仇恨,很明显这个蒋明池想要报复。

        毕竟蒋明池这种身份的人,被我大庭广众之下打成这样,估计心里肯定咽不下这口气吧?

        不过蒋明池看了身边的雁荡伤一眼,微微皱了皱眉头,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冷哼一声便朝着餐厅门外走去,而雁荡伤背负着双手跟在了蒋明池的身后,经过我的时候还很有礼貌的对着我微微点头致意。

        看来蒋明池也是知道雁荡伤现在是不会为他出头的,所以现在蒋明池只能忍气吞声离开。

        这也愈的肯定了雁荡伤在蒋家之中的地位。

        :

  /shu/908/9537029.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