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我的极品女老师 > 第六卷武舞之命下卷_第三千零四十二章 鱼玄机的作用

第六卷武舞之命下卷_第三千零四十二章 鱼玄机的作用

        “我不知道是不是假的,不过他没在那座山上是事实,我几乎都快将大兴安岭给翻遍了。”雁荡伤缓缓开口道。

        “嘶——这个夏家……到底在搞什么鬼?”蒋老爷子自言自语道。

        “难道是你的这个老朋友干了坏事就偷偷转移了?按道理来说,这不符合他的性格才对。”

        “哈哈!”雁荡伤突然笑了起来。

        “我倒是觉得,这很符合他的性格。这家伙不是最爱做一些偷偷摸摸的事情吗?”

        听到雁荡伤的话,蒋老爷子想了想,然后便微微点头说道:“这倒是,你的这个老朋友偷鸡摸狗的事情没少干。不过……是他知道我要查他吗?怎么会无缘无故从大兴安岭上面消失了?这家伙不是说不到夏家生死存亡之际,他绝对不会走出大兴安岭吗?骗人的?”

        “不骗人,你觉得符合他的性格吗?”雁荡伤笑眯眯的问道。

        “嘁——这个老家伙,都这个年纪了还如此没有节操。”蒋老爷子颇为郁闷的说道,心中微微有些不爽,就如同被谁耍了一般。

        “不过老爷子……你真的确定这件事情跟他有关系?”雁荡伤想了想,然后便对着蒋老爷子问道。

        “我就是因为不确定。”蒋老爷子喝了一口茶润了润嗓子。

        “所以才会让你去大兴安岭查一查他,你是他的老朋友,没准能够查得到什么。我要是确定了的话,我还需要让你去查他?”

        “这倒也是。”雁荡伤微微点了点头。

        “现在我疑惑的是,是你的这个老朋友提前算到了我要去查他才离开的,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我总感觉这件事情有些没对劲。”蒋老爷子皱着眉头说道。

        “或许老爷子猜得没错。”雁荡伤开口道。

        “这个老家伙也许是知道自己做了错事,这么些年可能早就离开了,要知道以他那躲猫猫的本事,我估计他躲起来神仙都找不到他。”

        蒋老爷子微微点了点头,觉得雁荡伤说得很有道理。

        “也就是说,想要将他被逼出来,就得让夏家陷入生死存亡之际?”蒋老爷子开口问道,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就连蒋老爷子自己都觉得这句话很搞笑。

        开什么玩笑?

        夏家如此强盛的一个家族,就算是夏家在魔都的布置全面崩塌,那也只是伤到了夏家的皮肉,并没有动到夏家的筋骨。

        因为夏家的大本营在东北,想要让夏家处于生死存亡之际,就必须得将夏家在东北连根拔起。

        不过……这可能吗?

        显然是不可能生的事情,华夏还没有谁胆子大到在东北的地界上跟夏家叫板!

        “按照这个老家伙所说的话,好像还真只有这么一个方法。”雁荡伤苦笑了一声说道,语气之中带着些许无奈。

        “那我估计你的这个老朋友怕是这辈子都无法现世喽。”蒋老爷子开口说道。

        “可能是吧。”雁荡伤颇为淡然的笑了笑开口说道。

        “唉——”蒋老爷子叹了一口气。

        “没想到这条线索竟然到他身上给断了,那也就是说,想要得到那个‘秘密’,只能依靠鱼玄机带回来的那张七玄琴了。”

        “嗯?鱼玄机回归了?”雁荡伤开口问道。

        这些年雁荡伤都在大兴安岭附近游荡着,对于外界的事情一概不知。

        尽管这件事情都已经生了大半个月之久了,雁荡伤都还不知道,因为雁荡伤昨天才回到魔都。

        “是啊。”蒋老爷子点了点头。

        “鱼玄机带回来了什么?”雁荡伤再次问道。

        “一个控制祸水门的关键因素以及……一张古琴。”蒋老爷子说道。

        “古琴?”雁荡伤微微皱了皱眉头。

        “这个古琴之中可有着什么玄机?”

        “按照鱼玄机所说,这张古琴是唐幻秋那女人当年留下来的唯一遗物,也就是说,如果这张古琴都查不出来什么的话,这也就代表着唐幻秋当年留下来的东西只是虚无缥缈的而已。”蒋老爷子回答道。

        “到现在还没查出什么来?”

        “什么都没有。”蒋老爷子摇了摇头。

        “那这波亏了。”雁荡伤微微摇了摇头,然后便端起面前的茶杯喝了一口。

        听到雁荡伤的话,蒋老爷子不由得苦笑。

        “如果不是特别原因的话,我也不会让鱼玄机这么早就暴露身份了。主要是魔都这边马上换届,上任的将是刘家老二刘天逸,这也是刘家进军魔都的征兆了,如果不及时将鱼玄机召回来并且掌控祸水门的话,刘家会肆无忌惮的对蒋家出手。”蒋老爷子说明道。

        雁荡伤这才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对于这些事情,消失了几年之久的雁荡伤还真没有听说过。

        “这个刘家,确实是一个祸害。”雁荡伤开口道。

        “所以我才急迫的想要掌控到那个‘秘密’。”蒋老爷子回答道。

        “祸水门对付刘家再有用,也只不过是起到了牵制刘家的作用而已。想要彻底让刘家臣服,将蒋家的威胁打散,现在看来捷径也只有这一条了。”

        雁荡伤颇为无奈的耸了耸肩,对着蒋老爷子说道:“那个老家伙不配合我也没有什么办法,不过我感觉就算找到了这老家伙也没用,他会不会告诉我这还是其次,万一老爷子你的猜测是错误的呢?”

        蒋老爷子作为蒋家的绝对权威所在,平时所下的命令没有任何人敢去猜忌什么,恐怕也就只有雁荡伤能够如此肆无忌惮的说出这句话吧?

        对了!还有鱼玄机!

        “你所说的倒是也挺对。”蒋老爷子并没有生气,而是笑了笑说道。

        “看来希翼还是要放在鱼玄机身上啊,希翼她能够给我带来一个好消息吧。”

        雁荡伤点了点头表示赞同,而蒋老爷子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对着雁荡伤问道:“你刚才不是说有什么东西必须要告诉我的吗?到底是什么东西?”

        听到蒋老爷子的话,雁荡伤的脸色再一次变得严肃了起来。

        “关于这件事情,老爷子你可得做好心理准备。”雁荡伤对着蒋老爷子说道。

        :

  https://www.xiaoshuozu.com/shu/908/9537072.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