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我的极品女老师 > 第六卷武舞之命下卷_第三千零八十九章 隐藏的高手忠伯

第六卷武舞之命下卷_第三千零八十九章 隐藏的高手忠伯

        在场的众人不由得大惊,除了乌恩其在把玩着手中的蒙古短刀之外,包间内的其他所有人都被我这动作给吓到了。

        刚开始大家都以为我这只是说说而已,毕竟挖人家眼珠子这种事情实在是太过残忍,说起来倒是挺容易的,但是想要做的话,想必没多少人能够承受得住这样的心理压力吧?

        这样完全是一种变态的手法!

        但是我现在却真的将刀子移了上去,这是要准备挖眼珠子的节奏?

        “畜生!住手!”闷雷不由得大喝,他实在是没想到,我竟然会如此狠毒,说下手就下手。

        要是夏家嫡长子变成了一个瞎子,那么闷雷和暴雨恐怕双双都得被夏家惩罚,这当然是闷雷不想要看到的。

        闷雷虽然离的很近,但是闷雷却不敢轻举妄动。

        闷雷知道我的手劲儿,虽然现在我将刀子移开了,但是另一只手还箍住了夏青的脖子。

        如果闷雷有所动作的话,我会立马反应过来并且直接将夏青给掐死,到时候夏青可不仅仅是吓了那么简单。

        所以闷雷虽然心中异常愤怒,但是闷雷也只能在原地如此大喝一声,其他的什么都做不了。

        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尽管闷雷已经使用了狮子吼的功力,寻常人听到闷雷的大喝声估计耳膜都能震破,此时的包间内那些个公子哥们都已经情不自禁的捂住了自己的双耳,这是闷雷给他们带来的冲击力。

        但是我却像是什么都没有听到一般,手上的动作丝毫没有放慢度,还是抓着刀子朝着夏青的眼珠子刺了过去,此时的夏青都已经被吓坏了,别说挣扎,连出声音的心情都没有。

        不过就在此时,我只听见一个轻微的破空声传来,是有暗器朝着我这边飞过来!

        这让我大惊失色,但是已经来不及了,因为那个暗器实在是太快,我根本没办法反应过来。

        砰!

        我只觉得一个物体打在了我的手背上面然后我的右手一痛,下意识的就张开,蝴蝶刀也朝着沙上面落去。

        闷雷见此不由得大惊,这一招根本就不是他用出来的,之前闷雷心中还在急躁,要是我真的将夏青的眼珠子给挖走的话,那么他的责任就大了。

        没想到此时竟然突逢巨变,闷雷是高手中的高手,那个暗器虽然度快到不行,寻常人肉眼难辨,但是这根本没有瞒过闷雷的眼睛,闷雷是眼睁睁的看着那个所谓的暗器打在了我的手背上。

        闷雷很想回过头看去到底是谁扔出的这个暗器,但是闷雷也瞬间反应过来,此时是将夏青救出来的好机会!

        然后闷雷便瞬间动了身体,闷雷的块头挺大,不过度可丝毫不慢,转眼间闷雷便出现在了我的身边,斗大的拳头狠狠的朝着我的脑袋上面砸了过来。

        我心中大惊,想要马上动手将手中夏青的性命给了结了。

        虽说我右手上面的蝴蝶刀已经脱落在沙上,但是我的左手还掐在夏青的脖子上面,只要我的左手微微一用力,那么夏青就要跟这个世界说拜拜了。

        不过我想了想,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

        如果我这样做的话,那么下一刻闷雷的一拳头将会打在我的脑袋上面,以闷雷的力道,我的脑袋会像是西瓜一般的爆开!

        到时候算起来,我岂不是就跟夏青同归于尽了?

        夏青的命怎么可能有我的命重要?

        我还有那么多问题没有解开呢!那么多女人等着我回去,夏青的命能够跟我相比?

        这么想着呢,我快做出了反应,将手中的夏青一只手提起,然后便朝着空中的闷雷扔了过去。

        闷雷很想一拳头打爆我的脑袋,但是闷雷没想到我竟然会如此阴险,将夏青扔出来当挡箭牌!

        闷雷心中怒吼,他感觉自己活了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见到我这种将阴险挥到极致的人,如果可以的话,闷雷会毫不犹豫的将我给干掉。

        而现在就有这样的一个机会,闷雷若是在空中躲闪夏青的话,那么闷雷还是有机会一拳头将我给砸死在沙上的。

        不过夏青又不能不接,我扔出去的时候力道非常大,要是夏青砸在墙壁上或者砸在地上的话,很有可能直接被摔成傻货。

        就算夏青到时候不会摔得神志不清,身上残疾肯定是逃不了了的,以后夏青给闷雷穿小鞋怎么办?

        这么想着呢,闷雷只能放弃这次进攻,空中将夏青的身体给稳稳的接住了。

        而我则手持着蝴蝶刀跑出去老远,当然,我还顺便将那个打在我手背上的黑色物体给捡了起来。

        等到脱离了闷雷的攻击范围之后,我摊开手掌看了看,竟然只是一块石头?

        而且还是不知道从哪里捡来的小型鹅卵石,这让我心中气愤。

        “这是哪个天杀的乱扔垃圾?还有没有公德心了?”我没好气的对着众人大骂道,竟然有人在暗地里放冷箭,这让我心中非常不爽。

        本来闷雷是心中充满了愤怒的盯着我看的,他在找机会冲上去将我给干掉。

        但是听到我的话,闷雷也不由得一愣,然后便转过头看着自己的同伴暴雨。

        雨门门主暴雨除了会一手无坚不摧的鹰爪功绝学之外,他的暗器也同样出色,闷雷以为这是暴雨扔出来的。

        然而暴雨却对着闷雷摇了摇头,示意这不是他干的,然后暴雨就转过头看了看,最终将目光放在了那个一身管家打扮的老头子身上。

        忠伯?

        不仅闷雷懵了,就连我也没有搞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儿。

        这个忠伯的资料我以前倒是看过,忠伯很早以前便跟着夏长江做事了,早就成为了夏长江的心腹,帮助夏长江处理一些夏长江处理不了的事情。

        后来夏长江被我爸给废掉了双腿,沉寂了二十多年,这个忠伯也不怎么出现过了,再然后夏青出现,忠伯跟在了夏青身边,所有人都以为这个忠伯是夏长江给夏青准备的助手。

        这样的一个助手,按理说可能会功夫,但是应该不是很精通。

        但是现在看暴雨这意思,刚才这颗石头是忠伯打出来的?

        :

  https://www.xiaoshuozu.com/shu/908/9537119.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