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我的极品女老师 > 第七卷三世情缘_第三千二百六十七章 剑神不用剑

第七卷三世情缘_第三千二百六十七章 剑神不用剑

        这样的事情生,足以能够颠覆人的三观。

        光是普通人见到这种事情估计都得震惊不已了吧?更何况黄裳这样的习武之人?

        要知道黄裳也是一个少有的顶尖高手,在武学方面也颇有造诣,对于力这种事情,这甚至属于黄裳这种习武之人的必修课程。

        就算人再利害,绝世高手再凶悍,也不可能从胸口力吧?这绝对是骇人听闻的事情,简直可以推翻人的三观。

        要是面前这个骚包男真的有这样的能力,估计早就被那些科学家给抓去研究身体构造了。

        倒是有很多内家大师能够内劲外放达到这样的效果,不过内劲外放再利害,也不可能将一个成年人给击飞出去好几米远的距离,甚至连黄裳的手臂都给震伤了,这种效果铁定是不能达到的。

        内劲外放再利害,估计也就只能抵挡一部分伤害罢了,想要用它来伤人,这本来就是不可取的事情。

        然而现在黄裳还真的遭遇到了这种事情,如果不是面前这个骚包男的胸口会力的话,黄裳又怎么可能会飞出去这么远?

        难道还有什么别的说明?

        反正此时的黄裳是想不出什么别的说明了。

        “胸口确实能够力,不过不出这样大的力量,最多能够内劲外放抵挡别人的一次微弱的进攻。”苦大师微微笑了笑然后便对着黄裳说明道。

        “那你为什么会做到这一点?”黄裳更想不通了,既然苦大师自己都承认胸口是不能力的,那么刚才那一幕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为什么会做到这一点,这当然得看你。”苦大师开口道。

        “看我?这是什么意思?”黄裳疑惑。

        “你能够使出多大的力气,你就能接受多大的力气。所以说与其说你是被我给击飞出去的,你倒不如说是被你自己给打出去。”苦大师再次说道。

        被自己给打出去?

        黄裳眉头一皱,心想谁会没事儿打自己玩啊?

        而且黄裳刚才明明是一掌拍在了苦大师的胸口,怎么可能会是自己打自己?

        等等……难道说……

        “你的意思是你将我打出去的力量给反弹回来了?”黄裳抬起头,再一次看着面前的苦大师询问道。

        苦大师微微笑了笑点头,看来黄裳并没有说错。

        不过这让黄裳更加觉得不可思议了。

        这是一手什么样的功夫?

        竟然还能够反弹别人打出来的力量,要是拥有这一招,那面前这货岂不是无敌了?

        如果不是情况不对的话,黄裳甚至都想要请教请教一番了,自己要是学会了这一招,是不是也能在关键时刻打别人一个出其不意?

        “看来我说得并没有错,我不需要出手,你也不是我的对手。”苦大师笑着开口道。

        此时的黄裳只感觉有些难堪,虽然苦大师这句话说得风轻云淡,不过在黄裳耳朵里,这与嘲讽没有任何区别。

        然而人家说得并没有错,苦大师全程没有任何出手,黄裳还是败了,而且败得如此彻底,看得出来他们两人之间的差距只能用天差之别来形容。

        “既然这样的话,蒋小姐能否让我求证一个事实呢?”苦大师将眼神放在了蒋晴晴的身上。

        “休想!”黄裳再一次从地上爬了起来,将蒋晴晴给挡在了身后。

        “我并没有恶意。”苦大师再次说道。

        “我想你也能够明白,如果我真的想要对蒋小姐出手的话,我早就将她给带走了不是吗?仅仅只是一个你,还挡不住我。”

        黄裳愤怒不已,不过苦大师说的确实是事实,黄裳想要反驳都不知道该从什么地方反驳。

        难道真的要让这来历不明的家伙靠近蒋晴晴不成?万一他想要对蒋晴晴出手怎么办?

        “那如果加上我呢?”

        一个声音传来,众人纷纷一愣,然后便转过头看去。

        只见一个同样穿着长袍的男人朝着这边走了过来,不过这个男人就要朴素得多了,身上的穿着并不像是苦大师那样骚包,所穿的长袍也是灰色的。

        雁荡伤!

        黄裳不由得呆了呆,没明白这个号称蒋家第一高手的剑神为何会出现在这里,他的职责难道不应该是去保护蒋明池一家人吗?

        “苦大师,大家好久不见了。”雁荡伤走到了黄裳蒋晴晴两人的身边,看着面前的苦大师笑着打招呼。

        苦大师?

        黄裳再次一愣,总算是明白面前这个骚包男的身份了。

        黄裳虽然没有见过苦大师长啥样子,但是黄裳也听说过苦大师的名头。看正版章)m节上酷¤%匠网

        近些日子突然冒出来的那个号称千年难遇的武学奇才的小丫头,她的师父不就是住在喜马拉雅山深处的苦大师吗?

        面前这个人就是那个苦大师?

        怪不得这么利害,能够教出小点点那样的高手,苦大师又得利害到了什么程度?

        不过不是说这个苦大师说二十年内不出山吗?这显然还没到点儿呢,怎么苦大师就这么着急忙慌的跑出来了?

        是为了何事?

        苦大师也认真的打量了黄裳一番,微微笑了笑开口说道:“我记得你,不过现在看来,你已经不是当年的你了。”

        “当然。”雁荡伤笑了笑,倒是并没有谦虚。

        “当年费尽力气终于与苦大师交手一番,虽败不过我却悟出了更多,现在看来我应该好好感谢苦大师一番才对。”

        “我并没有想过要帮你,你也不必感谢。”苦大师开口道。

        “不过你确实帮了我。”

        “我看得出来。”苦大师点了点头。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现在应该已经进入忘剑的境界了吧?”

        雁荡伤微微笑了笑,开口说道:“自从与苦大师交过手之后,我已经有十五年未曾拔过剑了。”

        听到雁荡伤的话,黄裳不由得咂舌。

        号称剑神的男人竟然已经有十多年的时间没有拔过剑,这要是说出去,估计都能让人惊爆眼球吧?

        这么久没有拔过剑的人,现在的剑术还有那么利害吗?

        还是说……剑神现在已经不会用剑了?

        :

  /shu/908/9537297.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